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代枪学宗师神秘抄本:吴殳《无隐录》自序:

無隱錄自序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道與藝俱有正眼。得此而後工力有所施。否則畢世搰搰茫茫耳。槍雖小藝。而古今究心於此者有人。人繁則法雜。而淺近之說易於入。瓦釜雷鳴則黃鍾毀棄矣。實此藝之著聲者六。短則峨嵋少林馬家汊口。長者沙家。在長短家者楊家。予皆曾有事焉。而以峨嵋為正眼。蓋槍為噐中之王。棍乃其奴婢家。不可無所使。若廣列棍之身勢而昧槍之手法。則認奴作郎矣。峨嵋絕無身勢。少林不逮峨嵋。而身勢亦稀。沙楊少有之。而馬與汊口全論身勢。不重手法。棍也非槍也。石敬岩。峨嵋之滴脈。不知者以為馬家。蓋由峨嵋之法。人世鮮知。而噐之長短。兩家正同。故傳訛也。五十年前。敬岩名震江南。而混以馬家之名。人將以二十四勢為正眼。其誤何極。余以生平所習六家之法。剖其品類。辨其邪正高下。以敬岩之法。程真如之書為內編上卷。沙家少林汊口楊家及雜器為外編下卷。名之曰噐王正眼無隱錄。內編首敬岩。尊師說也。次真如。尚同志也。外編先沙家。能成家也。次少林。不失家門也。次馬家。別自為長棍也。次汊口。可為臨任將兵之用也。楊之用同於汊口。而置最後者。賤其雜也。娼婢之子。不與良人伍也。凡敬岩真如之良法微意。錄中無不正告側出。一無所隱。公之天下。使見者。皆知正眼。不惑於淺近之說。每見世人於微末一技。秘惜過於珠玉。心甚鄙之。夫槍難事也。縱得正眼。而造藝之高下。存乎工力之淺深。秘之何為。峨眉僻在西南。從學者鮮。而敬岩真如又無傳人。餘深惜之。故作此錄。


  丁卯夏盡日滄塵子吳喬修齡氏譔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吳殳與《無隱錄》

馬明達

《無隱錄》2卷,吳殳著。此書未見於清代公私藏書家的著錄,僅北京圖書館(原柏林寺古籍部,今國家圖書館)藏有清代抄本一部,應是當今海內外唯一的存本。書前有吳殳的序,末署“丁卯夏盡日,滄塵子吳喬修齡氏撰”,鈐有梅花圖案印和“悠然自得”閑文印。丁卯是康熙二十六年(1687),此年吳殳已經76歲了,他大部分時間居住在昆山,與江南文友以詩酒度日。
依吳殳自序,此書全名是《器王正眼無隱錄》。器王是指大槍,取自“槍為百器之王”一說。“正眼”是佛教用語“正法眼藏”的省略,意思是至高無外的真諦妙論。吳殳是一個非常自負的人,晚年尤甚,從書名上我們就可以領略到他這種人生風格。《無隱錄》是目前所知吳殳最後的著作,至少是他最後一部武學著作。但,北圖所藏是一個清代抄本,是否就是吳殳本人的親筆稿本?這暫時難以確定,只能留待以後研究。此書多年來塵封架上,無人知曉,對其來路也不大清楚。可以說這是目前所知吳殳著作中最神秘的一部。


據吳殳自序,《無隱錄》分成內外編或上下兩卷,但抄本中並沒有明確的分界。序雲:


余以生平所習六家之法,剖其品類,辯其邪正高下,以敬岩之法、程真如之書為內編上卷;沙家、少林、汊口、楊家及雜器為外編下卷。……內編首敬岩,尊師說也;次真如,尚同志也;外編先沙家,能成家也;次少林,不失家門也;次馬家,別自為長棍也;次汊口,可為臨任將兵之用也。楊之用同於汊口,而置最後者,賤其雜也。

吳殳對平生所學的六家槍法做了一番品類區分,並有他自己的闡解論說,這些都已經見於《手臂錄》的有關篇章中。在《無隱錄》中,晚年的吳殳又有闡幽發微和融會貫通式的總結,所論顯然比寫於50多歲時的《手臂錄》又有不同,有些地方確有新見。但必須指出,無論古今,武藝家的晚年往往有神乎其技的傾向,及至晚近,更趨嚴重,這在吳殳亦在所不免。不過吳殳畢竟是學養宏博、閱歷深廣的學者,不同于一般江湖拳師,也不同於以一技之長在軍中充當教師的糾糾武夫之類。所以,他還是強調“凡敬岩、真如之良法微意,《錄》中無不正告側出,一無所隱,公之天下,使見者皆知正眼,不惑於淺近之說也。”他在序之末尾寫道:
每見世人於微末一技,秘惜過於珠玉,心甚鄙之。夫槍難事也,縱得正眼,而造藝之高下,存乎工力之淺深,秘之何為?峨眉僻在西南,從學者鮮;而敬岩、真如又無傳人,余深惜之,故作此錄。

這是非常有道理的,也是一般拳師很難悟解得到的,有的即使悟解到了,也不肯講出來。顯然,此書是他在《手臂錄》、《紀效達辭》以後進一步闡揚自己武學心得的書,只是沒有經過認真整理,篇章結構都存在一些問題。
吳殳希望通過自己的著述將石敬岩、程真如的槍法傳存下去,不然就成了廣陵絕響,可謂用心良深。下編的《沙家杆子用法說》、《臨陣兵槍說》、《諸器篇》、《叉說》、《藤牌腰刀說》、《大棒說》、《筅槍說》等篇,還有《單刀圖說》的自序和《單刀手法說》一篇,現在統見於《手臂錄》中,一部分也見於《紀效達辭》。這是吳殳自己編進去的,還是別人抄進去的,一時還難以判斷。無論如何這對我們研究《手臂錄》的成書,及吳殳武學體系的形成與發展,都有十分重要的參考價值。
順帶講一下,1989年,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曾出版了一部“點校”本《增訂手臂錄》,這是目前《叢書集成》本以外唯一的《手臂錄》刊本,又經過了“點校”和“增訂”,是故理所當然地受到讀者歡迎。然而我們不能不指出,這其實是一部大有問題的書,是一部完全無視古籍整理通例而粗製濫造的書。
首先,點校者不僅改書名為《增訂手臂錄》,而且還在書名旁加上“中國槍法真傳”六個宇。這是個商業味十足的書名,可謂故弄玄虛,與《手臂錄》的內容大不相符。其次,號稱“點校”,實則有點無校。書中沒有舉述任何校勘用的版本,沒出一條校記,相反倒是製造了許多錯誤。比如,明末徽州武藝家程宗猷字沖鬥,點校者竟改為“程衙闕”,令人啼笑皆非。至於標點錯誤,實在是多不勝舉。
再次,該書的《增訂說明》說:“今據清代珍貴手抄本加以增訂,正文部分增補二十一篇文章。”還將程沖鬥《長槍法選》和《少林棍法闡宗》的《棍訣》增訂進去,“另外在各卷其他文章中,也有一些增補,井對原來的卷目加以調整,並把原來的附卷上下,變成上中下三部。”如此,《手臂錄》被“點校增訂”得面目全非,完全變了樣。實際“增訂”者故弄神秘而不肯說出書名的“清代珍貴手抄本”,就是北圖藏的《無隱錄》。增訂者將《無隱錄》任意拆零,分別插入《手臂錄》前二卷中,這就是所謂“增訂”。這樣的古籍整理工作真是世所罕見,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滅裂輕率的做法。所以,我以為應該提醒讀者,在閱讀和使用此書時一定要慎重。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读吴殳的“手臂录”,明白了他练武艺不练套路的。不知在当代人眼里,吴先生练的是不是传统武术啊?
吴殳的武艺不重势法,而偏重行着,这对现在的我们很有参考意义
自古非师不通圣,得艺回来再看书!通神达化光前烈,备万贯一裕后昆!
马国力编著之《中国古典武学秘籍录》(人民体育出版社)一书中,错误非常多,连一些常见的繁体字都识读错误,断句也谬误多多,专业武学研究者,切不可以此书为依据。当然,对于普通武术爱好者,尤其是不识竖排、繁体字古籍的人,这书也凑和了。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批评人的都是从文字层次的高度出发,而非是从技击法的高度起步。可见真正领会什么是中华武术文化之宝的人尚未多见。
请问武汉出版的这本无隐錄是北图的原稿吗?
据说吴氏扎枪苦功惊人,练戳革之法日五百次,手臂时时青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