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探索发现:极真空手道创始人大山倍达成长历程

大山倍达讲述与中国陈老翁交手过程(选自大山倍达自传)

      我初次去东南亚旅行,是一九五七年。 那次旅行的最大收获,就是在香港会见了陈先生。
      听说中国大陆革命胜利后,有个武术家从广东来到香港,我想通过某种途径   同他会一下,就逐一请求熟人们为我引见。   
      关于现今日本空手道的起源,有各种说法。有说是从中国传来的;也有一个流传广泛的说法,说是被征服者缴去武器的冲绳人,就把自己身体的各部位锻炼成能伤人的武器。我是这么想的,徒手格斗术这种技艺,大约是史前人为了象人那样生活而创造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空手道还是产生于日本。垂仁天皇时代野见宿祢和当床蹴速的决斗,与其说是相扑的开端,不如说更接近于空手道吧。   
      当然,我也不否认,从中国传来的武术,对充实、完善日本的武术体系,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同时,我也承认,德川家光治世的宽永五年,东渡日本传来少林寺拳法的明末诗人陈元赞,的确是日本空手道的大恩人。   
      正因为这样,会见身怀中国传统拳术的中国武术家,是我由来已久的心愿。   
      隐居清澄山,一边向天然石挑战,一边着迷地阅读吉川先生的《宫本武藏》时,我就想到了要会一下中国的武术家。
香港的这位武术家,恰好跟陈元赞同姓,可谓有趣的巧合。   

      好象陈先生也马上知道了我想会见他。他那边传话说,也一定要会会日本的空手道家,特意差人来旅馆把我接了去。   

      陈先生的家,在香港山腰的住宅街,由这可以俯瞰港湾,是远眺的好所在。我至今犹不能忘,从陈先生家俯瞰的香港美丽的夜景。   

      同周围的豪华宅第相比,陈先生的住宅不算大,但也辟了一间狭小但挺齐备的练功室。   

      陈先生当时已是将过六旬的老人了吧。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体,年轻时经过极好的修炼。但岁月已洗去了他的豪气,比我还要小一圈的身架,显得非常安静。   

      简单地寒暄了几句,陈先生马上把我领到练功室。我们相对而立。想到陈先生的年龄,我有点吃惊,可实际上,更叫我吃惊的还在后头呢。   
      在小而整齐的练功室,陈老翁同我相对拉开了架势。我一见,又一次吃了一惊,他的身形非常地稳静。   
      不光比试空手道,就是在比试剑道的场合,最重要的也是看透对方的招式和呼吸。
宫本武藏把看透对方招式的功夫,作为取胜的秘雇之一,练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的标志。如果看透对方的招式,弄清楚对方的刀绝对够不着自己,那么即使对方的刀挥过来,也不需要无意义地躲闪。   

      然而,此时我完全捕捉不到陈先生的呼吸。我甚至不知道他此时是不是在呼吸。如果我此时闭上眼睛,我会完全感觉不到陈先生的存在了吧。   

      我全力调匀气息,一点点捕寻陈先生的空隙。然而,陈先生一动不动,他只是静静地立在那,轻稳得象练功室里的空气一样。一瞬间,我觉得陈先生的身体仿佛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半透明的东西。   

      在一小时左右的时间里,我使出了自己掌握的全部招式。当我出手或投足时 ,陈先生的身体就象流动似地旋圆圈。每当陈先生用旋转的圆圈挡回我的手或腿时,我就全身都象被推击似地,不得不赶快退避。   
      因为他的手和腿旋出的圆圈在挡避我的招式的同时,向我袭来。   
      空手道里,除去攻击型和防御型外,还有一个交叉法。这个交叉法,就是攻击和防御完全融合到一起。   
      譬如,当对方的右拳打来时,用左手挡住,这是防御;挡住的一瞬间,马上打出右拳便是攻击。   
      然而,交叉法,在进击的同时,大约是使用两手一边挡开对方的招式,而身子已跳到对方近前,击开对手的的。   
      陈先生的武功,把交叉法发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当然,在体力上,我占压倒优势。如果撕扭在一起,也许我有取胜的可能,但在功夫上,我彻底地输了。
这个自传出自于这本书《世界打斗旅行》  (日)大山倍达  盛宏伟译   定价0.95元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87年9月1版1刷
提醒:大山倍达的原著名字是《世界ケンカ旅》
有兴趣者可以搜集来自己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