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假装心怀天下

其实我知道,心怀天下不是我的事,但是偶尔假装下,可以彰显我的胸怀情怀,表示下慈悲心肠愤慨心绪,有利身体心境的双重和谐并且促进社会主义国家的其他和谐度。这本是初衷。

城管在广州又拷人了,在我每每需要做某种唏嘘姿态时,城管总是合时宜地出来表示下他们要吸引我的眼球,我表示很苦恼。其实我深深明白,城管现在在我大中华的作用往往起一个很重要的环节,那就是转移眼球。于是这会他成功地把我从一个人渣偷车能掐死一个漂亮婴儿的阴影中挪动了出来。在我即将陷入对城管不需酝酿的鄙视的时候,有人爆料这次城管很冤,这个目击者说,那女小贩不过被没收了一把水果刀,就当街撒泼,拒绝合作,一度躺倒地上,阻塞交通。

我于是掉转眼球转向了那个写新闻爱用渲染悲情的记者同志,指责城管执法没有把孩子带离现场,给孩子的幼小心灵造成伤害的煽情笔调又成功让很多围观者不分青红皂白的一边倒围攻城管,可是他大概自己没有想到,这样的笔触就是把孩子当作悲情的道具,暴力执法臭名昭著的城管这会要被赋予有极高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并且十分有执法秩序的组织来面对孩子这事,并在女小贩不合作的姿态下,想要把孩子带离现场,这是多么高的难度啊。果然不久派出所同志来把孩子一起带走时,有人惊呼孩子也被带到局子里了。。。。而那孩子的母亲,你在这么幼小的孩子面前上演一档子当街撒泼的戏码,是不是考虑过孩子的承受力?

城管与小贩这种冲突从执法者本身来看,属于公务行为,而小贩往往由于没有固定工作生活困苦甚至有下岗妻离子散生病等悲情弱势因素存在,导致国人在对类似事件不是去问小贩是否非法占有街道经营,是否有暴力抗拒行为,而去一味用情绪把舆论杀人刀往城管头上砍,城管的职业风险已经越来越大了,上海据说现在招城管都是用的法律专业的硕士生,高学历高素质并且熟知法典,这下文明执法了么?记得有位仁兄跑出来一顿评论:这比如耍流氓吧,不能阿Q摸一把小脸滑滑的,然后用跟吴妈说话的口气说我们困觉吧,这算耍流氓,而一位书生吟着诗词唱着小调,摸向人小脸道,小姐这等良辰美景不如我们成就好事吧,就不算耍流氓?

其中的关键是什么?关键是我要讨生活,他要环境整洁,你要执法。三者也不是不可圆满的,其中关键点在哪里,都是明白的,请你给人一个低廉的让人付出劳力可以谋生的地方,然后也请遵守规则,并非所有的讨生活者都可以以“弱势”来对抗规则的,这对其他讨生活者也不公平。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阴谋论,当一档子事不自觉跟进时,扩大义愤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个女诗友说我不知道他们这种愤慨的态度到底对我们的社会环境制度能改变什么,大概所谓的民粹,无非如此。深以为然,你看城管回回如此执法,回回网民义愤填膺,回回CT宣传统一,越弄越照旧,无非是CT知道一起哪怕是正面事件中的一些细节都会因为偏颇和情绪被不满的人去渲染和带领N多无论真相如何都会抓住一些事情义愤填膺的引发动荡,他敢给人民主么,而没有民主的我们难免要被情绪牵引,尤其目下的大环境,让人吃怕慢性自杀,住怕露宿街头。。。。这是个恶性的循环。

本来很明白的事,而让我感觉诡异的是大家都没着眼这个词眼:秩序两字。小贩违反规则并拒绝配合移动摊位,城管执法应对暴力防碍执法行为不妥,双方都处于无秩序感中,而孩子成为渲染悲情的道具,发博记者没有客观事实陈述,这是另一行业无秩序,维护秩序并非是单方的。说到底,我们感觉对很多事无力就可能看到了一种失序的状态,而解决的最好办法是尽力让其有序,而不是更加剧其他方面的失序。环境脏乱差,执法违法者素质差,按照程序处理即可。而这事件从双方当事人到看客媒体都在失序中用情绪来呼唤秩序,这莫非也是我们的一种特色不成?

最后,恐怕与初衷要违背了,忧国忧民的确是一件累人的事,脸上的那个指甲大小的红印扩大了成了硬币大小,过敏性皮炎原来也可能是情绪过敏。但就算我转身回到我的小情小绪的天地,有人还是会语重心长温柔并怜悯地与我说:未来也许是不可期的。

而在当下,我只有努力让自己明白,就是连国家未来都是不可期的,何况个人的呢。不过是有花有酒今日醉,若能悟,就算镜花水月,也自能悦目明心,况且从来鲜花虽可摘,而这明月,本就是不能捧的。
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
“呵呵”一帖中“半遮面的朦胧照”不可见,请补传一张!
动以养身,静以养心。动静结合,修身养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