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代宗师•德艺双馨的赵福江---郝凤岭

     

一代宗师·德艺双馨的赵福江---郝凤岭

【该文,笔者与赵福江前辈之子赵鸿旭先生多次交流沟通,赵福江先生集长拳、八极、形意、大成、道家内功、内外家拳法、功法于一身,冶为一炉,于七十年代中期研创出理论新颖、拳法奇特。功法灵动,别具一格的新拳法拳学——《阴阳翻拳功》,开宗立派(门),创始人赵福江先生故称为“一代宗师”】。


赵福江先生祖籍河北省沧州人,生于1930年,卒于2007年,享年78岁。

赵老先生五岁读私塾,八岁跟随父兄辈文武兼修,更得到强式八极拳创始人强瑞清众高徒之一的班连亭姑父的悉心传授。

十二岁时,赵先生投奔早已在津谋生的两个兄长,习文练武勤耕不辍。两年后拜津门名宿长拳“双鞭杨”杨广义为师,习练六合长拳。又两年后,先生被杨师好友形意名家“铁指”钱雨生收为弟子,研习形意拳法。


1951年,赵先生的两位授业老恩师先后辞世。先生忍住悲痛化为力量,刻苦练武不息。

翌年,赵先生经久居天津的绅士本家二叔的引荐拜其盟弟,流落津门的沧州孟村八极名家吴秀峰盟叔为师,并接到家中奉养聆教三年余。1960年,先生被形意拳师叔“儒侠”赵华章收为弟子,随师深研形意拳学。1966年,经赵华章师推荐,先生被大成拳名家“狂狮”张恩桐师叔收为义子,研习大成拳功法。同年,在两位大师的引领下随道家“元陀陀”内功大师李大市修炼道家内功陀元功法。1977年,赵华章、张恩桐二位武学名宿以及吴秀峰大师相继离世,先生悲痛欲绝。先生不仅在两位武学大师患病期间尽弟子之孝礼服侍左右,亦恭送两位恩师遗体至火化。更为吴秀峰师操劳搭设灵堂、祭拜守灵、扶柩归里。昭显了赵先生敬师重道、至情至义的仁厚品性。

赵福江先生集长拳、八极、形意、大成、道家内功、内外家拳法、功法于一身,冶为一炉,于七十年代中期研创出理论新颖、拳法奇特。功法灵动,别具一格的新拳法拳学——《阴阳八极拳功》,该拳学功法以修炼“一炁元始、生化力易、翻旋法变、肌灵筋颤、功发惊乍”拳功为主旨:拳形洒脱自然、拳法迅捷多变、拳势刚柔相济、力发惊弹抖崩。时被津门武林誉为“赵式八极拳”。2000年,先生将凝聚数十年智慧结晶的武学成果整理成书,名为《阴阳八极拳功技击功法功理论要》,全部无偿馈赠给八极门各支传人及众多武林友好,惠及当代,造福武林,其功至伟哉。


先生极具武学天赋,深谐阴阳易理之道,领悟出来“欲求拳术之妙、但遵阴阳之道”的治拳心得,将传统八极拳的“开门八极”————开门,即开门立派、打开对方门户;八极,即力量可达四面八方极远之地——拳理学说给予了大胆地科学创新,阐述出——开门者,开启玄关之门也;八极者,人体八大阴阳生理突兀部位“头、肩、肘、腕(手)、胯、膝、足、臀也。开门为内、为炁、为阴(阴中寓阳);八极为外、为形、为阳(阳中寓阴),内外兼修,阴阳合德,是谓拳功”的暂新拳论。先生警示“有内无外不为拳,有外无内拳无功”,阐发出——力发于跟,始于腹,行于胯,主宰于腰,运于脊、达于肩、贯于臂,发于作用点,显示于下颏,反馈于彼方的瞬间灵动源于练养结合功理之心法。先生功力深厚,浑身无处不弹簧,沾力即发,试者无不叹服。津、京、冀等地从学者甚众。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先生所在单位——中保友谊葡萄园农场(现王朝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经常遭到附近几个村庄大批村民持械
入园偷窃事情,农场作物损失惨重。为此场部成立了百余人护秋大队,赵先生被委任为由20几个身怀各种功夫职工组成的精干队队长,一旦护秋大队遇到危急,精干队就前去解难。一次,有30多个手持扁担、镰刀的村民入园行窃护秋队员阻拦不住急忙跑到队部告急。先生放下碗筷跟随报警队员赶至田间地块,冲那帮人高声喝道;“都住手,不许割葡萄”。那伙人见护秋队员只叫来先生一人且赤手空拳,便毫不理会继续大肆割盗。先生见此情形纵身上前三划拉两拨拉就放倒五六人,夺下了他们手里的镰刀。那伙人一下都围了上来,扁担、镰刀齐往先生劈扫过来。先生艺高人胆大,施展鹞子穿林身法,声东击西,指南打北,如虎入狼群不消片刻就将那伙气势汹汹持械逞强的数十人打得人仰马翻,先生顺手缴获的扁担、镰刀摞了一大堆。那伙人惊呆了,他们被先生威猛的气势和高强的武功震慑住了。有个为首的对赵先生说;只要是你的班,我们决不进园。

先生几年护秋期间身经大大小小数十起只身惩贼的事情,其中不乏与有各种功夫的偷窃者惊险制胜的场景,先生炉火纯青的精湛武功在农场内外声名远播。

文革开始了,场内两派敌对组织“大联筹”和“五代会”均欲让赵福江先生加入他们的队伍以期壮大他们的力量,但都被先生拒绝了。于是,两派组织皆恼羞成怒强加给先生莫须有的罪名,“大联筹”说先生是‘五代会’的教师爷。“五代会”说先生是‘大联筹’的黑干将。他们不约而同的污蔑先生护秋期间的英勇行为是‘镇压贫下中农’,在场内及街道对先生进行批斗,并勒令不准再练武。然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由于对先生“种种罪恶”事例的揭发却在无形之中起到了宣传先生高强武功的意外效果,先后慕名向先生拜师学艺者一时竟有近百人之众。
十年文革期间,十年潜心修炼,赵先生跟随几位武学大家在气功、内功、拳功、功法诸层面均获得空前补益,功夫更是出神达化。
1982年,赵福江先生的师弟吴连枝从沧州孟村寄来急信,请先生速到他家商讨迎接日本武术访华团的事情并希望传给他应对日方可能性的武术较量的功法。先生立即在天津召集了各支系八极拳精英36人叮嘱他们加强武功训练,待得到日本人来孟村的确切日期后再抵达孟村。先生则带领两名得意弟子王振义、窦少卿先期奔赴孟村吴连枝师弟家,吴连枝惊喜不已紧紧握着先生的手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先生昼夜不休传授吴连枝拳术招法、技击功法、功力运用、拳理学说诸项精要奥妙,吴连枝惊佩万分感激涕零。为使吴连枝感受到功力功法奇妙的搏击效果,赵先生毫不吝啬体力,连续几天黑白不歇的功法发放,先生的双腿又肿又胀上床都很困难。
由于日方指明要八极拳“正宗后裔”吴连枝与他们切磋交流,吴连枝有些胆气不足,赵先生鼓舞他“你身大力不亏,怕啥,壮起胆子,放开手脚,照我教的用,保你没事。实在不行,不还有哥哥我了吗!”先生豪气的说;“我把他们打了,八极拳的威名就保住了。他们把我打了,八极拳的能人还有的是。不就是人争一口气吗!”先生的大无畏精神激励了吴连枝陡升英雄胆。结果中日武术交流空前友好,日方本着学习的态度以说手的方式充分感受到了吴连枝“正宗八极拳术”的神奇,称;“这才是我见到的真正的八极拳。”对吴连枝“阐发”的‘六大开’的新奇说法翘指赞赏“六大开是理论,不是高级套路。”


赵先生携助师弟吴连枝圆满完成对日友好武术交流并促成日方投入大批力量潜心学习八极拳的侠肝义举,获得了沧州市和孟村县两级政府相关部门的盛誉以及武术界的好评。市、县体育局,武协,均聘请赵先生为荣誉顾问、名誉主席。吴连枝则晚上向先生学习拳术功法及拳理功理,白天再去教授日本人,从此奠定了他在孟村县鹊起的地位而一发不可收拾。


自赵福江先生侠赴孟村义援师弟吴连枝之行后,吴连枝即携其外甥李俊义数十次来津吃住在先生家,向先生深度钻研八极拳功理功法达三年余,他爷俩将先生的拳理、功理、功法阐述均做了详细的录音和笔记。期间,吴连枝到石家庄给日本来华学习八极拳的团体讲学之前请先生给他绘制八极拳图解。先生与弟子三人赶写三天两夜将八极拳演练程式绘制成图并配以招式名称、动作图线及文字说明给吴连枝寄去。事后,吴连枝兴奋地说;“大哥寄来的资料太及时、太好了,我用了几天时间总算掌握了大概其。有些不太熟练的,我就晚上反复琢磨,白天再教,反映非常棒,大受欢迎。”

彼时,电影《少林寺》的热播在国内外掀起了大众习武狂潮,外国友人来中国学习正宗中华武术的个人及团体蜂拥蚁攒,国人热血青年更是以递贴拜师入门为荣。以先生为首的天津八极拳前辈们抓住这个振兴中华武术、扩大八极拳发展的大好时机,决定搞一次八极拳的大续谱,吴连枝得知消息后非常赞成,提议谱书名为“河北省孟村镇吴氏八极拳术秘诀之谱”。为此,成立了“续谱筹备组”,先生被众人委托为副组长,负责天津地区八极拳传承情况的收集整理:吴连枝为正组长负责沧州孟村地区八极拳传承情况的收集整理,最终由吴连枝负责汇总及联系刊印。


八极拳门大续谱的消息一经传播立即得到各支系广泛响应,可谓群情振奋,各支系传承表如雪片般递到赵福江先生家中,时有八极拳名家赵连起戏称;师叔家里都成了编辑部、邮电局了。由于每日需接待各地传人化解他们一些传承上的人际矛盾及梳理大量的传人报表,先生不得已提前办理了退休一心扑在八极拳续谱任务中,历时二年之久,于八五年谱书成刊发放。是年成立“孟村八极拳研究会”,赵先生被推举为第一副会长,吴连枝为会长。同年,天津成立了“八极拳联合学术研究会”,赵先生德高望重被推举为会长。因为这次谱书中吴连枝没有按照“续谱筹备组”制定的精神完善续谱内容,而遭到各支传人沉痛谴责并强烈呼吁再续谱,赵先生又以饱满的精神再次肩负起这一重大使命,再一次历时二年之久,于八七年圆满成刊发放,受到各支传人热烈欢迎。这次“八极拳精要”的再续谱明确了始祖吴锺的籍贯地--山东省庆云县(并非孟村),增加了各支系先贤业绩及传人事迹,充实了拳学理论和功理功法,堪为八极拳珍贵藏本,入谱人员更为踊跃数量翻倍飙升。



在这年里赵先生应西安电影制片厂摄制组邀请组织“天津八极拳联合学术研究会”成员500人次,参加了电影“末代皇帝”和电视剧“神鞭”的拍摄,扩大了八极拳在全国的影响,促进了各地学习八极拳的热情,推动了中华武术事业的积极发展。
从八五年始,津京冀地区不断有八极拳传人及其他门派者慕名来津向先生学艺,先生均热情接待,认真传授,毫无保守。如青县的八极拳家刘连俊每星期骑行数百里不惧风霜雪雨长达数年来津向先生讨教拳学武功。沧州的八极拳师赵维平师兄弟数人来津向先生学艺达十几年。塘沽的八极拳家邢华庭师兄弟数人或来津、或请先生到塘沽给他们传拳授理数年之久。亦有黑龙江八极拳家李春和于八五年拜先生为师。石家庄八极拳家李富昌拜先生为师。更有先生的师兄弟们纷纷将徒弟们送到先生处学习深造,一些徒侄感动于先生德艺皆瑧,便与先生建立了深厚的义父子关系。


20世纪初,河北省武协副主席、河间著名企业家、武术家秦树明亲自来津将先生接到河间传艺,其子秦广文(河北省武协副主席)、其秘书张立新(武术家)等多人拜先生为师。秦广文武校的多名裁判员、教练员拜先生为师。先生在沧州地区授拳的消息不胫而走,慕名带艺拜师者络绎不绝,一时竟达数百名之众,影响广泛,山东电视台、重庆电视台、沧州电视台、河北电视台皆对先生进行了采访和报道。经沧州市体育局、武协批准成立了《阴阳八极拳功学术研究会(后更名“阴阳翻拳功学术研究会”)》,沧州各武术门派、文化团体及徐州武当拳法研究会纷纷致意祝贺,盛极一时。

由于赵福江先生孜孜不倦的向学生、弟子、友好传功授理而完全不顾及年近八旬高龄需要很好的保养,结果发生了脑溢血不幸于2007年病逝。翌年,全国各地众弟子为恩师树碑立传,出席纪念典礼的有沧州、孟村、天津、上海等地的体育局、武协、文联知名人士。


“一代宗师”赵福江先生的一生,为着武术事业的发展殚精极虑,春蚕到死丝方尽。
赵福江先生的武学专著填补了八极拳理论功法的缺憾,他开创的《阴阳翻拳功门》在沧州武林业已成为重要一员,如今国内各地的门人传人在当地均成立了“阴阳翻拳功学术研究会”,为当地武术事业的发展贡献着积极的力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