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漫谈鞭杆

在当今武术界,有“南拳北腿,东枪西棍”的说法,棍术在西北各省极为盛行,但凡习武者棍为必习器械。鞭杆浓缩了棍术精华,被寓为武林瑰宝。鞭杆是棍术中短棍的一种,长三尺余,分大小两头。它既有棍的勇猛、凶狠的技术风格,又深蕴刀剑、鞭等短器械的技法,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容和精湛的技法和独特的风格,是武林中罕见的好器械。鞭杆起源于甘肃,目前在甘肃、宁夏、陕西、青海、山西等省流行较广。鞭杆的手法极尽巧妙,使用时单双手并用、左右手互换、大小双头同使。鞭杆具有变幻莫测,短小精悍、泼辣迅猛的风格。由于鞭杆有其特殊的构造,它既可当棍,又似刀剑,这样使它能够发挥优点,集各种器械之长,吸取其精髓与自身动作溶为一体。
关于起源


追溯鞭杆的起源,众说云云,有说鞭杆源自于草原牧羊人,有说是由赶马车使用的鞭子演变而来,也有说是竹节鞭演化而来,这都是顾名思义毫无根据的推断。根据现有的资料,给鞭杆具体形成于何时下一个结论是轻率的、不严肃的。个人认为,鞭杆不是直接从军旅流传到民间的,而是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在民间逐渐形成的。“鞭杆”最早起源于甘肃天水的甘谷、秦安、武山一带,现已广泛流传于全省以及全国各地。鞭杆主要流行在西北五省及山西省部分地区,习练人数、主要传习区尤以甘肃为最。
2# 张金 秋声古韵关于鞭杆长度的研究:


专业探讨:如何推断鞭杆的最佳长度?


鞭杆的长度,传统上以三尺五寸为准(俗称“三尺半”),即32厘米*3.5=112厘米(即便按现代尺也仅115厘米多),相当于日本剑道所用的37号竹剑(36号竹剑为109厘米,每号为3厘米,最大的39号竹剑为118厘米)。
日本剑道:日本剑道:真刀最长为105厘米(2000克重),竹剑最长为39号竹剑,118厘米(日制3尺8寸),重510克。
西洋击剑:花剑、重剑:110厘米!佩剑:105厘米。骑兵刀:95-110厘米。以上刀、剑均为单手使用
如果是4尺(营造尺),则是128厘米,也符合我的使用要求。
(“七尺花枪八尺棍,大枪一丈零八寸”,因此,鞭杆做成4尺,正好等于半条大棍啦!)
从技法上考察,鞭杆有与苗刀相通之处,而苗刀源自明代双手长刀。中国古代刀剑,除戚继光《纪效新书》中长刀为6尺5寸(208厘米)外,程冲斗《单刀法选》所载长刀为5尺(160厘米),而带弩用刀长仅3尺8寸(118.4厘米)。与此相近,清代中期绿营双手窝刀长度也是118厘米。至此,可以初步确定:鞭杆的长度以112-----128厘米之间比较合适,即”三尺半“到四尺之间。
前提是使用者身材标准,在175厘米左右。如太高或太低,则按如前推定方法自行选定。
采用这一长度的鞭杆练习,最大的好处在于:由于长度与中国、日本、西方的刀、剑最为接近,所以也就具有了最佳的技法相通性,也就是一个擅长鞭杆的人,会非常容易地掌握上述兵器武艺:)
在西北鞭杆发展中,被誉为西北棍王的王天鹏、罗文源两位先生,在他们的武术生涯中,对长短棍术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探索,去粗取精、推陈出新,总结出了“五阴”、“七手”、“十三法”、“缠海十八下”等精妙的招势。在鞭杆的发展史上有划时代的作用。五阴、七手主要是练习鞭杆变换把位手法的方法,似曲谱中的音符,它们相配为伍,十三法则是鞭杆的基础动作、代表性动作,几乎囊括了鞭杆的所有技击方法。
张金好学覃思,近年来致力陇原武艺研究,已入武学之门庭。去年开始选定鞭杆作为研究对象,切入角度准确,研究思路开阔,假以时日,必能大有建树!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08年暑假,与张金、尉华亮等仁棣再聚于兰州,白天下场练习,晚间整理每日所学,相互探讨,其乐也融融!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谢谢宝强美言。在金城兰州研习通备武艺期间,陈博士严谨的治学态度使我受到好多启发,增长了许多见识。宝强长期习武,又以外语学士、历史硕士、武术博士的姿态最终挤身武林,具备了多数武术学者无法比拟的知识结构上的优势,肯定是武林牛人啊。
漫谈鞭杆这个话题,是想把有关鞭杆的东西锦集一下,让大家认识、了解武林瑰宝——鞭杆。热烈欢迎大家积极参与,多提宝贵意见、多排砖、多灌水......
转贴:武林瑰宝——甘肃鞭杆
出处:http://www.21wulin.com/wulin/wuxue/1013.html


从严格意义上讲,甘肃鞭杆不能简单的归纳于某个拳种或门派,如八门拳种,通备门等,因为甘肃鞭杆是甘肃地域内土生土长的产物,即不是常燕山所传,更不是任何人从外地带入甘肃的。鞭杆最早起源和流传在甘肃陇南地区及天水、甘谷、秦安、陇西一带,这里山大沟深,山路崎岖,交通十分不便,过去这一带的生活资料全凭小贩用扁担挑着长途跋涉贩运,这里土匪时常出没,为了防身就练几手扁担及短棍,后来人们便根据短棍灵活多变,短小精悍、易于携带等优点,初步奠定了鞭杆的基础。到清嘉庆年间燕山常氏将天启棍传入兰州,当时武术前辈在教练长棍和相互交流印证时,常受环境、空间及长棍携带不方便的限制,便以短棍代替,长期以来,在长短棍交替演练过程中,感悟到了鞭杆的技法,使甘肃鞭杆上了一个层次。  这里我们要注意二个问题:   1、鞭杆的技法特点是“稍把并用,掉手为母,短兵长打,力若鞭抽”。为了增加变化和力量,一般均为双手执鞭,套路里所含招法要符合鞭杆的技法特点,而决不是山西写鞭杆一书的人所称鞭杆招法是由刀、枪、剑的招法组合而成,而每种兵器都有自身的运动规律、特点和风格,这是不能混同的,你手里拿什么器械是一回事,而你练的是什么器械套路和招法又是另一回事,如你拿短棍练一趟剑术,透过现角看本质,你练的仍然是剑术,而不是短棍,更不是鞭杆,甘肃鞭杆的代表《缠海鞭杆》里面的招法就不含有刀、剑、枪里的招法,即便有也是根据技法的原理,结合鞭杆的风格、特点溶入其中。甘肃鞭杆里也有个别《天启棍》的招法,那是因为这几式符合鞭杆的原则而收入其的中。所以我们认为正是由于演练甘肃鞭杆的武术前辈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对武术原则的准确把握,才形成了今天劲道迅猛,招法凌厉,攻防兼备,结构巧妙,两头兼使,把法多变,步法灵活,身法敏捷的甘肃鞭杆。  2、甘肃鞭杆为什么不称其为短棍、或手杖、鞭,而称为鞭杆,山西也称其为鞭杆,全国除甘肃传出之外,再无一处有鞭杆了。从称呼上就可以看出甘肃鞭杆和山西鞭杆的联系和渊源。据定居在兰州的前中央国术馆教务长、中国著名武术家、拳击格斗专家、形意拳大师杨松山先生考证:解放前后流传在山西的鞭杆套路只有一个《陀螺鞭杆》,是一百年前从甘肃中药材的集散地陇西,由山西来甘肃经营中草药生意的商贩,带入山西晋北地区的,山西鞭杆较为原始,保留了陇西《陀螺鞭杆》的基本动作。陀螺二字的解释即是形容步法的,陇西保留的陀螺鞭杆谱云“短破长,脚下忙,避其锋芒走陀螺”。说明陀螺是形容避敌锋芒而迂回闪进,绕到两边攻敌的一种步法,鞭杆因此而得名,我曾问过很多练鞭杆的人为什么叫鞭杆,竟然无人能答。甘肃的鞭杆不能因为是用来赶牲口的才叫鞭杆,而是因鞭杆独特的劲道而叫鞭杆,每一棍打出后都力如抽鞭。在甘肃不是所有练鞭杆的人都懂鞭劲,都能发出如此霸道的劲力,除有西北棍王之称的王天鹏先生、罗文远先生等鞭杆名家外,马颖达先生的鞭杆独步武林,用一根我们平常练长棍一样粗细的白蜡杆做成的鞭杆,打出的每一鞭都带着呼啸,鞭杆翻飞,白蜡杆做成的鞭杆只有三尺五寸左右长,但在先生手中却因为速度太快和力的方向的突然变换而折成了弯弓,鞭鞭如此,使人骇然,这就是鞭杆独特的劲道。现在很多人能熟练的一套或几套鞭杆就认为会鞭杆,其实会鞭杆的标准除了应用外,关键要练出鞭杆的风格、劲道,神态,光是一个劲道要练到一定水平就要努力一辈子,所以现在会鞭杆的人大多数等于会做操了,根本谈不上会鞭杆。  谈到鞭杆,不能不谈到对甘肃鞭杆做出重大贡献的,有“神棍”之称的王天鹏先生,王天鹏先生山西运城人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山西运城做镖师,最初练形意,后来为了学习有“西棍”之称的的甘肃棍术和鞭杆来到兰州,他在临夏得魏家天启棍真传,曾受教于兰州杨天成阿甸和兰州大佛寺主持田和尚。并定居兰州潜心研习天启棍和缠海鞭杆。这期间王天鹏先生正式拜武林泰斗马凤图先生为师,弃形意而专攻八极和劈挂,学有大成。王天鹏集甘肃鞭杆之精华而创编了鞭杆技法“五阴”、“七手”、“十三法”,充实了传统的《缠海鞭杆》套路,在这个过程中,马凤图先生将从沧洲带来的一个名为《十三把》的短棍技法及苗刀三十二式的技法和风格帮王天鹏和罗文远先生溶入了鞭杆,再加上通备门的独特劲道使《缠海鞭杆》脱胎换骨,演练出来迅猛剽悍,变化莫测,使人望而生畏。缠海鞭杆和天启棍就此打上了通备门的烙印。到目前为止,从兰州、甘肃到西北乃至全国,我还没有见到从技法和内容上超过《缠海鞭杆》的鞭杆套路。  现流传的《缠海鞭杆》,除王天鹏,罗文远先生演练的那一套外,为了普及和参加比赛,根据鞭杆的主要技法并吸取其他鞭杆套路的精华。又创编出四路《缠海鞭杆》。如王德功先生创编的《缠海一路》;马颖达老师为唐国寿参加全国比赛创编的《缠海二路》,全国比赛得金牌;为天水李森林创编的《缠海三路》;为张飞鹏创编的《缠海四路》。马老师说“这八趟缠海鞭杆是我从师兄王天鹏那里学来的,从未改动过,就叫缠海老架鞭杆以区别后来创编的这四路鞭杆。”从以上《缠海鞭杆》的演变和发展可以看出王天鹏和罗文远生先对甘肃鞭杆的贡献,同时更反映出甘肃鞭杆的发展凝结了马凤图老先生及马颖达老师二代人的心血,这些前辈为甘肃武术的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将使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下面介绍做鞭杆的材料及规格要求:  做鞭杆的材料可根据本地的情况就地取材,只要坚固而又有韧性即可,没有别的什么要求,所以一般象藤条,白蜡木等均可。长度和粗细则因人而异,以两臂侧面平举,一臂伸直,另一臂屈肘,以肘尖即俗称鹰嘴到另一手的中指指尖的长度为准,即通常所说“把子顶肘,稍子顶手”不可长也不可短,太长换把换不开,太短做不出动作,打不出劲道。只能用这种办法来确定长短,其他以身材或拳的长度确定鞭杆长度的方法极不科学,用胳膊练鞭杆就用胳膊定鞭杆的长度,因为每个人的身材和臂长的比例都不一样,身长的人胳膊不一定长,用身长定鞭杆后,短胳膊拿一个长鞭杆,一掉把就抓在了鞭杆的中间,下半截则刮衣服或干脆掉不过来,影响应用或演练。鞭杆的粗细一般不宜太粗,以鞭杆的小头,也就是鞭梢比大姆指略粗一点即可。鞭杆太粗动作出不来,太细演练起来人显的轻浮。  甘肃鞭杆的基本鞭法有:搬砸扭扣、飞刮撂挑、(扌敦)格戳拂、撩点剁卸、劈崩拨绞,平阴犁(扌窝)、勾挂攉扎,擞搭滚提、推架云扭、穿插轮截。从以上基本鞭法上,产生出了许多绝妙的招法,经王天鹏和罗文远二位先生总结为“五阴”、“七手”、“十三法”,还有缠海十八打。  甘肃鞭杆有着极为丰富的内容,精湛的技法,独特的风格,近百年来一直吸引着致力于武术事业的人们不断的学习,研究,探索。由于拜师求艺非常困难,因此对自己所学的东西非常珍惜和保守,所以就是在甘肃,练鞭杆的人很多,但真正了解鞭杆和掌握鞭杆内涵的人为数极少,希望和广大武术爱好者共同努力,使更多的人真正认识和了解甘肃鞭杆。
长度和粗细则因人而异,以两臂侧面平举,一臂伸直,另一臂屈肘,以肘尖即俗称鹰嘴到另一手的中指指尖的长度为准,即通常所说“把子顶肘,稍子顶手”不可长也不可短,太长换把换不开,太短做不出动作,打不出劲道。只能用这种办法来确定长短,其他以身材或拳的长度确定鞭杆长度的方法极不科学,用胳膊练鞭杆就用胳膊定鞭杆的长度因为每个人的身材和臂长的比例都不一样,身长的人胳膊不一定长,用身长定鞭杆后,短胳膊拿一个长鞭杆,一掉把就抓在了鞭杆的中间,下半截则刮衣服或干脆掉不过来,影响应用或演练。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上文感觉象闫顺义或周健睿写的!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是闫顺义写的。在http://www.twsu.org.tw/modules/ipboard/index.php?showtopic=3428站点
武林瑰寶——甘肅鞭杆
作者:閆順義
從嚴格意義上講,甘肅鞭杆不能簡單的歸納於某個拳種或閘派,如八門拳種,通備門等,因爲甘肅鞭杆是甘肅地域內土生土長的産物,即不是常燕山所傳,更不是任何人從外地帶入甘肅的。鞭杆最早起源和流傳在甘肅隴南地區及天水、甘谷、秦安、隴西一帶,這?堣s大溝深,山路崎嶇,交通十分不便,過去這一帶的生活資料全憑小販用扁擔挑著長途跋涉販運,這?堣g匪時常出沒,爲了防身就練幾手扁擔及短棍,後來人們便根據短棍靈活多變,短小精悍、易於攜帶等優點,初步奠定了鞭杆的基礎。到清嘉慶年間燕山常氏將天啓棍傳入蘭州,當時武術前輩在教練長棍和相互交流印證時,常受環境、空間及長棍攜帶不方便的限制,便以短棍代替,長期以來,在長短棍交替演練過程中,感悟到了鞭杆的技法,使甘肅鞭杆上了一個層次。
這?塈畯怑n注意二個問題:
1、鞭杆的技法特點是“稍把並用,掉手爲母,短兵長打,力若鞭抽”。爲了增加變化和力量,一般均爲雙手執鞭,套路?堜狶t招法要符合鞭杆的技法特點,而決不是山西寫鞭杆一書的人所稱鞭杆招法是由刀、槍、劍的招法組合而成,我認爲每種兵器都有自身的運動規律、特點和風格,這是不能混同的,你手?堮酗?麽器械是一回事,而你練的是什麽器械套路和招法又是另一回事,如你拿短棍練一趟劍術,透過現角看本質,你練的仍然是劍術,而不是短棍,更不是鞭杆,甘肅鞭杆的代表《纏海鞭杆》?堶悸漫菄k就不含有刀、劍、槍?堛漫菄k,即便有也是根據技法的原理,結合鞭杆的風格、特點溶入其中。甘肅鞭杆?堣]有個別《天啓棍》的招法,那是因爲這幾式符合鞭杆的原則而收入其的中。所以我們認爲正是由於演練甘肅鞭杆的武術前輩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對武術原則的準確把握,才形成了今天勁道迅猛,招法淩厲,攻防兼備,結構巧妙,兩頭兼使,把法多變,步法靈活,身法敏捷的甘肅鞭杆。
2、甘肅鞭杆爲什麽不稱其爲短棍、或手杖、鞭,而稱爲鞭杆,山西也稱其爲鞭杆,全國除甘肅傳出之外,再無一處有鞭杆了。從稱呼上就可以看出甘肅鞭杆和山西鞭杆的聯繫和淵源。據定居在蘭州的前中央國術館教務長、中國著名武術家、拳擊格鬥專家、形意拳大師楊松山先生考證:解放前後流傳在山西的鞭杆套路只有一個《陀螺鞭杆》,是一百年前從甘肅中藥材的集散地隴西,由山西來甘肅經營中草藥生意的商販,帶入山西晉北地區的,山西鞭杆較爲原始,保留了隴西《陀螺鞭杆》的基本動作。陀螺二字的解釋即是形容步法的,隴西保留的陀螺鞭杆譜雲“短破長,腳下忙,避其鋒芒走陀螺”。說明陀螺是形容避敵鋒芒而迂回閃進,繞到兩邊攻敵的一種步法,鞭杆因此而得名,我曾問過很多練鞭杆的人爲什麽叫鞭杆,竟然無人能答。甘肅的鞭杆不能因爲是用來趕牲口的才叫鞭杆,而是因鞭杆獨特的勁道而叫鞭杆,每一棍打出後都力如抽鞭。在甘肅不是所有練鞭杆的人都懂鞭勁,都能發出如此霸道的勁力,除有西北棍王之稱的王天鵬先生、羅文遠先生等鞭杆名家外,我的恩師馬穎達先生的鞭杆獨步武林,用一根我們平常練長棍一樣粗細的白臘杆做成的鞭杆,打出的每一鞭都帶著呼嘯,鞭杆翻飛,白臘杆做成的鞭杆只有三尺五寸左右長,但在先生手中卻因爲速度太快和力的方向的突然變換而折成了彎弓,鞭鞭如此,使人駭然,這就是鞭杆獨特的勁道。現在很多人能熟練的一套或幾套鞭杆就認爲會鞭杆,其實會鞭杆的標準除了應用外,關鍵要練出鞭杆的風格、勁道,神態,光是一個勁道要練到一定水平就要努力一輩子,所以現在會鞭杆的人大多數等於會做操了,根本談不上會鞭杆。
談到鞭杆,不能不談到對甘肅鞭杆做出重大貢獻的,有“神棍”之稱的王天鵬先生,王天鵬先生山西運城人氏,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在山西運城做鏢師,最初練形意,後來爲了學習有“西棍”之稱的的甘肅棍術和鞭杆來到蘭州,他在臨夏得魏家天啓棍真傳,曾受教于蘭州楊天成阿甸和蘭州大佛寺主持田和尚。並定居蘭州潛心研習天啓棍和纏海鞭杆。這期間王天鵬先生正式拜武林泰斗馬鳳圖先生爲師,棄形意而專攻八極和劈挂,學有大成。王天鵬集甘肅鞭杆之精華而創編了鞭杆技法“五陰”、“七手”、“十三法”,充實了傳統的《纏海鞭杆》套路,在這個過程中,馬鳳圖先生將從滄洲帶來的一個名爲《十三把》的短棍技法及苗刀三十二式的技法和風格幫王天鵬和羅文遠先生溶入了鞭杆,再加上通備門的獨特勁道使《纏海鞭杆》脫胎換骨,演練出來迅猛剽悍,變化莫測,使人望而生畏。纏海鞭杆和天啓棍就此打上了通備門的烙印。到目前爲止,從蘭州、甘肅到西北乃至全國,我還沒有見到從技法和內容上超過《纏海鞭杆》的鞭杆套路。
現流傳的《纏海鞭杆》,除王天鵬,羅文遠先生演練的那一套外,爲了普及和參加比賽,根據鞭杆的主要技法並吸取其他鞭杆套路的精華。又創編出四路《纏海鞭杆》。如王德功先生創編的《纏海一路》;馬穎達老師爲唐國壽參加全國比賽創編的《纏海二路》,全國比賽得金牌;爲天水李森林創編的《纏海三路》;爲張飛鵬創編的《纏海四路》。當年馬穎達老師教我練鞭杆時,我曾問老師我學的是幾路纏海鞭杆,馬老師回答說“這八趟纏海鞭杆是我從師兄王天鵬那?媥ヮ茠滿A從未改動過,就叫纏海老架鞭杆以區別後來創編的這四路鞭杆。”從以上《纏海鞭杆》的演變和發展可以看出王天鵬和羅文遠生先對甘肅鞭杆的貢獻,同時更反映出甘肅鞭杆的發展凝結了馬鳳圖老先生及馬穎達老師二代人的心血,這些前輩爲甘肅武術的發展做出了不朽的貢獻,將使我們永遠銘記在心。
下面介紹做鞭杆的材料及規格要求:
做鞭杆的材料可根據本地的情況就地取材,只要堅固而又有韌性即可,沒有別的什麽要求,所以一般象藤條,白蠟木等均可。長度和粗細則因人而異,以兩臂側面平舉,一臂伸直,另一臂屈肘,以肘尖即俗稱鷹嘴到另一手的中指指尖的長度爲准,即通常所說“把子頂肘,稍子頂手”不可長也不可短,太長換把換不開,太短做不出動作,打不出勁道。只能用這種辦法來確定長短,其他以身材或拳的長度確定鞭杆長度的方法極不科學,用胳膊練鞭杆就用胳膊定鞭杆的長度,因爲每個人的身材和臂長的比例都不一樣,身長的人胳膊不一定長,用身長定鞭杆後,短胳膊拿一個長鞭杆,一掉把就抓在了鞭杆的中間,下半截則刮衣服或乾脆掉不過來,影響應用或演練。鞭杆的粗細一般不宜太粗,以鞭杆的小頭,也就是鞭梢比大姆指略粗一點即可。鞭杆太粗動作出不來,太細演練起來人顯的輕浮。
甘肅鞭杆的基本鞭法有:搬砸扭扣、飛刮撂挑、(扌敦)格戳拂、撩點剁卸、劈崩撥絞,平陰犁(扌窩)、勾挂攉紮,擻搭滾提、推架雲扭、穿插輪截。從以上基本鞭法上,産生出了許多絕妙的招法,經王天鵬和羅文遠二位先生總結爲“五陰”、“七手”、“十三法”,還有纏海十八打。
十三法可以說是鞭杆的基礎,是十三個單法式,每式都可一左一右單獨練習,即是鞭杆的基本功,又是鞭杆的實用招法。這十三法是無中生有、十字八道、二回頭、三格三砸,老翁拄拐、枯樹盤根,認蹬上馬、轉環外飛,左右搬點、移步換形、扣佛穿喉、倒搬漿、鐵扇子。
“五陰”是五個陰手把位元招法的的組合,歌訣如下 :
外搬滾進迎門點,抽鞭提打轉把砸。
撩挂換手當頭劈,外搬內搬進步打。
轉環外飛擊後腦,演會五陰逞剛強。
“七手”是由鞭杆的七招精華組合而成,歌訣如下:
提撩進步把面刮,肘底砸把勢難防。
無中生有左右戳,鐵扇封門帶搬砸。
挂打翻轉稍把點,轉環外飛斜劈鞭。
認蹬上馬兩邊跑,七手連招無對家。
“五陰”、“七手”可以說是鞭杆精華的組合,有詩爲證:“演會五陰串七手,見了名家敢下手”而十八打則是十八個鞭杆技法的小組合,這十八打名稱是:橫掃千鈞,老虎撅尾,猴子擊鼓,二龍戲珠,虎臥中堂、太公搬槳,羅漢掃地、秦王挎劍,鐵門橫閂,鳳凰點頭、狸貓捕鼠、二郎擔山、張良品簫,猿猴掉棍、迎風展旗,當頭棒喝、鐵牛犁地、腦後一窩蜂。
“五陰”、“七手”、“十三法”,還有纏海十八打組成了八趟纏海鞭杆,也是當今鞭杆的最高心法,將纏海鞭杆譜訣公佈出來,供大家參考:
手執鞭杆最爲高,長槍短劍不相饒。
(一)
出勢朝天一炷香,橫掃千鈞如卷席。
鳳凰點頭去彼械,擰身圈鞭虎撅尾。
秦王挎劍橫鐵閂,左右轉打二回頭。
風火輪子砸帶搬,移步換形閃一邊。
(二)
提撩進步把面刮。肘底砸把勢難防。
無中生有左右戳,鐵扇封門接搬砸。
挂打翻轉稍把點,轉環外飛斜劈鞭。
認蹬上馬兩邊跑,迎風展旗把山挑。
(三)
猿猴掉棍把鞭藏,下提上打難提防。
連環掄劈激步進,反身一鞭劈華山。
上打散花把頂蓋,中間玉帶纏腰間。
下打枯樹盤根節,轉打左右兩邊行。
(四)
蓋步立輪二回頭,左右搬點不留情。
短兵長打氣勢雄,掉把回轉上下攻。
秦王展旗打帶揭,躍起腦後一窩蜂。
朝天翻劈護身體,英雄駐下埋伏勢。
(五)
太公釣魚把杆揚,退步穿襠倒搬槳。
蠍子擺尾朝天撅,羅漢掃地當頭棒。
蓋步立輪二回頭,左右搬漿腳下忙。
二龍戲珠打一邊,扣拂穿喉用腰上。
(六)
外搬滾進迎門點,抽鞭提打轉把砸。
撩挂換手當頭劈,外搬內搬進步打。
轉環外飛擊腦後,懷抱琵琶揮鐵扇。
手提鞭杆兩頭忙,上圈下打人不防。
(七)
虎臥中堂萬事吉,背頂奪子腳蹬天。
勸君莫欺白髮人,老翁拄拐劈帶砸。
提杖挂打(扌敦)門面,惹怒老人難回家。
肩上換鞭妙又奇,達摩抱杖無破綻。
(八)
拔步定鞭勢雄壯,猴子擊鼓更難防。
出其不意迎喉刺,白猿獻棍往前送。
張良吹簫退楚兵,倒披袈裟把家還。
纏海鞭杆自古傳,名列封神登仙班。
纏海鞭杆起名取自古典神話小說《封神演義》中的一段故事,並不象現代人解釋爲鞭不離對方的腦袋,古人稱腦爲海,所以叫纏海鞭杆,武術套路取名。自古都是附會在名人,仙人身上,符合封建社會習武之人的心態,大可不必想當然的用現代科學觀點來解釋,這樣反而顯得牽強附會了。
初學鞭杆時,一般老師以十三法教學生入門,從兩手上下滑把,到左右換把,鞭杆起立圓和平圓的換把,從單個動作入手,熟練後再進行組合練習,如練“五陰”、“七手”。在此基礎上再學習鞭杆套路,進一步鞏固提高,掌握鞭杆的演練技巧,直到領會了鞭杆的風格,身法,勁道,最後再進行鞭杆的對練和實戰,直到掌握鞭杆的真諦。
甘肅除纏海鞭杆外,還有衆多各具特色的鞭杆,如“扭絲鞭杆”、“鐵門閂鞭杆”、“掉手鞭杆”、“黑虎鞭杆”、“陀螺鞭杆”、“黃龍鞭杆”等。
甘肅鞭杆有著極爲豐富的內容,精湛的技法,獨特的風格,近百年來一直吸引著致力於武術事業的人們不斷的學習,研究,探索。由於拜師求藝非常困難,因此對自己所學的東西非常珍惜和保守,所以就是在甘肅,練鞭杆的人很多,但真正瞭解鞭杆和掌握鞭杆內涵的人爲數極少,我希望和廣大武術愛好者共同努力,使更多的人真正認識和瞭解甘肅鞭杆,歡迎批評指正。
聯繫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安寧區黃河市場住宅小區二號樓一單元501室。郵編:730070
关于鞭杆长度
姜容樵先生鞭的研究《写真太师水磨鞭》第一章鞭的图样与制造法:无论人之高矮、力量大小,由鞭樽至鞭尾,以三工尺为最合度;或以各人之左右两手,上下递接,排握十三把,亦颇适用。此法系随人之高矮而成,高者手大,递握必长;矮者掌小,自然而短。如过长使用不灵活,过短则又不适用,故宜取合度。
鞭杆长度的测量也有十三把之法,在这点上和古代钢鞭量法暗合,是否能旁证鞭杆和古钢鞭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呢?
  很高兴看到张金仁棣的论文研究进展顺利、状态良好!能注意到十三把量法在鞭杆与钢鞭的共通性这一细节,已经说明张金在搜求、比对材料的治学方法上找到门径了!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另外,闫顺义所著鞭杆一文中的“五阴”“七手”歌诀与我手头收藏的马颖达先生所传歌诀不相同,不知道是出自何人?!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又附:闫文中所附“缠海鞭杆”谱诀,我想应该是王得功先生的心血之作!闫文应注明这点为妥!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呵呵!大家说了那么多鞭杆的来历和招法。。能谈一下练法否?鞭杆的核心?如何体现?我个人认为“缠海鞭杆”只是招法和一些手法变化的表现。。而要体现鞭杆的特点。是它的劲力(发力方法、把法)。如没有这些东东。。“缠海鞭杆”趟子打得在熟也是得个“看”字。。而要得多这些劲力。个人认为要在“五陰”、“七手”、“十三法”,上下功夫。。其中十三法中的無中生有、十字八道、三格三砸看是简单。确是基本。除了空练还要进行实物的打击。这样才能有手感。能感觉到发力点。。当然还要一些一攻一防的对抗来练习距离感。。当有了这些在进行一下趟子的练习那就很快上手(只是学动作)。而且打起来会好看多了。。。
18# 黄鸿
五阴七手十三法是古老的鞭杆技法由博归约,提炼出的代表性技法,系统学练这些典型技法后基本可以掌握鞭杆到精髓。
有缘学到五阴七手十三法并能认识到它在鞭杆习练中的价值说明阁下是此道高手,多多交流,指导。
我认为十三法是最出功力了,先原地再行进间练,兴致来时用部分招法打打花花草草,要有人递棍习练那是最好的了。
16# 陈宝强
闫顺义文引五陰谱决
外搬滾進迎門點,抽鞭提打轉把砸。
撩挂換手當頭劈,外搬內搬進步打。
轉環外飛擊後腦,演會五陰逞剛強。

马颖达收藏五阴手谱诀
左闪跟步右搬砸,右进勾鞭提扭打。
犁上刮下使右搬,急进掠后外飞转。
后退旋转阴手铡,双手双头任变化。

从谱决看,咱们手头的比较通用,在近年的文献中都用这个版本,只是个别字词有别。

闫顺义文中引用不知出处,但更加通俗,直接点明技击用法;而通用版本能体现步法,依我的看法,这正是高明之处,“短遇长,脚下忙。”不知对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