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通臂二十四势》简介(节选)

近来上网聊天,常有同仁问及上海独流通臂的传承情况。因其拳术多以单传为主,故上海目前尚没有听说有教授者,而通背拳术似有传承。
        下面转载郭瑞祥先生2004年发表于《中华武术》的通臂二十四势简介(节选),以飨诸位读者:
=======================================================
        通臂拳,亦称通臂二十四势。它不同于白猿通背、猿猴通臂、螳螂通背和二郎通臂。通臂拳又称独流通臂,因它源于独流,故有此称。又称沧州通臂,因1916年沧州郭长生将此拳引进沧州,此拳在国内外影响颇大,故“沧州通臂”很驰名。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拳种和拳法》书中说:“沧州通臂拳讲究激步勾子、纵步斩,其代表人物是刘玉春和郭长生,人称‘郭燕子’。”(注:刘玉春系郭长生的恩师)。
        通臂拳所以称通臂二十四势或二十四势通臂拳,是由于该拳由二十四个单打姿势组成。而这二十四个单打姿势中的每一个姿势一般根据击着点不同分三种不同打法。又由于各个单打姿势可以任意组合,大组合五个一组,小组合三个一组,可以组合成无数个套路,故有“千趟架子万趟拳,通臂出来一势打不完”的说法。
        通臂二十四势还叫“合一通臂拳”,这是因为通臂拳讲究“万法归一”,即:一归合,合即是天、地、人合。合一是“天人合一”“神形合一”“上下合一”“内外合一”“吞吐驰张合一”“攻防技击合一”等。
        通臂二十四势为什么是“通臂”而不是通背呢?这是因为通臂拳的多数势法中,按两臂来说,都是一抻一曲、一前一后、一上一下、或一左一右,一拳(或掌)出击而另一拳(或掌)向后方成反向扯带状,所以叫“通臂”而不取“通背”。不取“通背”的另一个涵意是:通臂拳家认为人的力量源泉不是在腰背而是在大脑皮层,大脑皮层是人体的司令部,因此,用“臂”而不用“背”。但在独流或沧州,老人们也有用“背”的,因此也可通用。
        通臂二十四势是中国优秀拳种,是沧州四大拳种之一,其内容充实,风格别致,拳法凌厉势法绝妙,步法千奇万变,运拳过招吞吐爆发疾风骤雨,连击性很强。日本东京《武术》杂志评价其为“疾风怒涛的实战拳法”“超实战拳法”“中国真正的国术”。
        通臂二十四势是单传拳种,历代先人对些珍品多保藏不献,不易轻传,采取单传秘授的形式向下繁衍,故流传不广,这也是急需挖掘与抢救的一个重要原因。
        记得老人们开馆教徒,一般入门先不教通臂拳,先教练步拳、八极拳或劈挂拳,练这些拳还得先练基本功,练桩功以增强肌肉关节的柔韧性和落地生根的稳固性。时间长了,三年五年,待老师认为学生品格悟性真正不错,素质达到一定程度才教通臂拳或苗刀。
独流通臂拳是中国武术优秀拳种,绝对是珍品。但是,现在真正可以示范和理解独流通臂拳的人寥寥……
秦皇岛魏传八极拳里面有一套通背拳,不知道属于那类!
秦皇岛的通背拳,有幸得魏九如老师的演练、讲解,还一睹山海关张永福先生的弟子孟照民的演练,潇洒大方,劲道独特。
(转帖)合一通背拳源流解谜
近年来,源自于天津静海的这门拳种,由于实战性强,博得广大爱好者的喜爱,名声日隆,响遍大江南北,确实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网上和报刊杂志上,有一部分人对发源于独流的合一通背拳争议非常激烈,众说纷纭,尤其难以清晰界定“合一通背”和“太祖拳”概念。我作为传人也希望有个明确的交代,从而走访了静海,独流,天津的前辈,并根据历史资料来探索一下源流。目的也是还原历史原貌,更是希望各支同门在求大同存小异的基础上,共同把前辈流传下来的通背拳发扬光大。
    关于合一通背拳的来历,我师父尹杰民给我讲过这么一段历史,大家可以先猜猜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呵呵,我接着说,那一年,真算得上武林门派特大聚会了,各色练武之人是纷至沓来,积聚到这么一个小地方,大家纷纷演练武功, 积极的教人练武、切磋。这时有这么一位被称为少侠的年轻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本身武艺高强,但又非常谦虚好学,学东西还非常快,博得了好多武林高手的喜爱,纷纷将本身绝技传授给他,他将这些各家之长在父亲(是一位出众的武林高手)的帮助下融会贯通,形成了一门新的武学。可惜这位少侠后来身受重伤,留下病根,不幸早早谢世。各位猜到了没有,这就是1900年左右风起云涌的义和团运动,这时的天津静海独流镇正是义和团的大本营。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春,受山东义和团民入境影响,静海全县迅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义和团运动,各村镇纷设坛口,18岁以上男子踊跃入团,甚至五六十岁的老人和十一二岁的少儿也有人加入,成为天津一带最重要的义和团活动地区。义和团又称义和拳,以“扶清灭洋”为口号,广泛联合各种爱国力量,其中贫苦农民占7成以上,蓁为小市民,手工业者,商贩,车夫,船夫,兵弁,杂役,搬运工人等,也有少量富人,文人,宗教人员,道会门人员。全县坛口达二三百个,团民达数万人。与此同时,并兴起妇女组织红灯照、蓝灯照,青灯照及老人,乞丐组织沙锅照,也建起坛口近百个,总人数达2000以上,协助团民活动。县令王庆保对义和团积极支持,并在抗拒八国联军入侵时随团民同赴天津。各团内组织分工略同。总坛首领称老师,均为自封,负责处置所辖各坛口一切军政事务,传授神法,铺坛。坛口多为1村1个,也有的数小村1个,大村镇有数个或十数个。各坛人数不一,少者十余,多者数百,首领称大师兄、二师兄......依次排列,均由老师指定,或自封后由教师认可。下设文书,管帐,扛旗,吹号,马夫,总管粮草,背负神像,哨探,护坛师等,均由师兄指定。大坛口每村为1队,设1队长,队下10人为1班,设1班长;小坛口则共为1队,不再分班。
据各种《义和团》的资料记载,义和团的组织大致分为:
1.坛,是义和团的基层单位,又称坛口。首领一般称大师兄。
2.总坛,为坛的上一级单位。
3.门或团,为总坛的上一级单位。义和团按照八卦方位分为八门(团),如“乾字门(团)”、“巽字门(团)”等。
4.义和团,是由所有义和团员共同组成的一个松散组织。此外,义和团还有“红灯照”“蓝灯照”等妇女组织义和团内部又可分为官团,私团与假团。所谓官团是指接受清廷的招抚,向清政府挂号,接受清廷官员的统率,领取其粮饷。官团得到清政府的承认,听从其调遣。承认官团是清廷控制义和团的手段。
刘玉春:字连玉,咸丰九年(1860年)生于独流镇北肖楼村,从师杨学士,上乘功法得师爷李登第传授,镖师,船运为生。江湖尊称“申爷”或“刘申师父”。有“常胜将军”之称。1900年,40岁的刘玉春正值壮年,带着儿子积极投身投身到当时的义和团运动当中,与各方高手广泛交流,在通背拳、太祖拳技艺的基础上博采众家之长以通背功法为主线创立了合一通背拳,被大家尊为“大力神通天教主”。后来因儿子早逝,将全部技艺传给了孙子刘景云。
   在历史的大环境之中,尤其是晚清时期,不单单是刘玉春,一些拳派的代表人物,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增益实践所得,形成新的技法特色,促成了各拳种新流派的形成。各式太极拳的繁衍,即属此类情况。
在当时融会诸家  创立新派,成为一种潮流,清以后,以武会友,相互交流,较前为盛。另外,传统文化被广泛地融会入武术,促成了一些新拳派的创立。
如蔡李佛拳,
五祖拳,白鹤拳、猴拳、罗汉拳、达尊拳和太祖拳,光绪年间,融会所学五种拳技及鹤阳师遗技,创编成“五祖鹤阳拳”。
河北文安人董海川在北京传出了一种以绕圆走转为基本运动形式的拳术。此术初名“转掌”,后易名为“八卦转掌”。现惯称“八卦掌”。
河北深县人郭云深至北京传授形意拳。形意拳脱胎于明末清初人姬际可创编的心意六合拳。大约咸丰六年后,郭云深之师李飞羽,始以“形意拳”命名。

1.刘玉春及其孙刘景云所传通背拳全称为:昆仑派、品字、上三坛,风摆柳合一通背拳,这一名称中的昆仑、品字、上三坛只在义和团的组织结构中出现,在太平军、捻军的组织中没有这种组织,在其他拳种中更没有这种称呼。再就是太平军、捻军组成基本上是南方人组成,知名人物或将领传承的武功也已南派为主;而通背拳的流传主要在华北地区,以京、津、河北、山西为主,当然现在流传的就更为广泛了。静海太祖拳的流传《 天津通志 》> 体育志 > 传统体育中记载  武术 二、拳械概录  太祖拳 太祖拳源于少林寺。据传为宋太祖赵匡胤所习之技。早年沿革难以考证。清代中叶,有吕氏夫妇云游到静海,访独流李登弟、李登善、李四闪、杨学士等,传授太祖门技艺。后又收徒任向荣、刘连玉(刘玉春)、张景之(张景元)。太祖拳在天津一带广为传播,尤其大运河两岸。在经过了义和团运动之后,刘玉春及其孙刘景云所传通背拳与刘玉春原先练习的太祖等拳法出现了很大不同,首先是名称上的改变,在对外交流时一般只说所练是合一通背拳,或说昆仑派合一通背,不会提及品字、上三坛,风摆柳等名称,这是因为义和团失败后需要避讳所至,不是至亲至近之人不会相告的。所以在静海当地除了极少数人知道合一通背拳外,别人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其实此拳在外界早已名声远扬了,此拳传承之保守亦可见一斑了。按常理说,合一通背拳在静海应该传承比较多,但现状是极少,我师父尹杰民在八七年开门收徒,收了第一批徒弟,在静海开始了此拳的公开传承,那时还没有人争议他是练什么的,一提起尹杰民都知道他是练通背的。据师父尹杰民和师叔刘洪志(我师爷刘汝宾之子)所说:刘景云南下一是因为中央国术馆的一干门人弟子,在国术馆受到各方倾轧,比武打斗不断,就要立足不住了,刘景云受邀前往助拳,摆平各方高手挑战;二是投奔上海青红帮大亨任鹤山寻找生计谋生。刘景云在国术馆并未任职,但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流比试,惯用别人的东西打败别人,就是你用什么招法打我我就用什么招法打你 ,可见其功夫之高超,被大家尊为少侠。但因为刘玉春祖师认为刘景云高度近视,不适合吃武术这碗饭,再说武术这碗饭确实不好吃,所以待国术馆同门站稳脚跟后投奔上海谋生。后在上海遇到危险,告别任鹤山陪伴曹宴海到庐山直到其去世,这期间到过杭州结识了龚成祥。直到曹宴海去世,返回家乡静海,刘景云北上回家后,继续教授几个徒弟,后来告诉我师爷说,你自己基本的东西都有了,下盘还差一些不全面,王子坤下盘比较全面,上盘差点东西,你们两个合起来就全了,要是大兄弟(刘洪志)想练这门东西,可以你自己教完了去找王子坤,我给他留了话了。刘景云不知所踪后,弟子们心灰意冷,曾经共同起誓:不对外说自己会练通背拳,不在独流当地教徒弟。这也是静海极少人会练合一通背拳的原因之一。刘景云的弟子之一李振铎老先生,在静海有好多人去寻访拜师,有的人甚至去过几十次,老人家从来不承认自己练过合一通背,我老师也曾拜访多次,起初也什么都不说,后来我老师亮出合一通背的几种功夫,老人家才承认,但拒绝交流,说刘景云留下话,不允许串功夫 ,最后折中可以通过指点我师父的儿子尹春舒,进行交流。合一通背的保守还有多种说法:“教师傅不教徒弟”,这话的意思是教练过功夫、有一定功夫的人,他理解的快、见效快,容易出功夫。“传上不传下”,是因为教了年轻人,有可能威胁自己。“教人为小成,不教人为大成”意思是教徒弟影响自己修炼,不要过早收徒弟。目前合一通背拳得刘玉春和刘景云亲传还在流传的,主要有天津静海刘汝宾一支,王子坤一支、上海任鹤山一支、沧州郭长生一支、天津任秀峰一支、和杭州巩成祥一支。各支都有各自的特色,各支传人也都叫合一通背拳并传承着这一优秀的拳种。知道合一通背拳全称的有静海刘汝宾一支、上海任鹤山一支、天津王子坤一支。静海其他前辈所传的太祖拳,现在也有改叫太祖通背拳的。现在沧州某人又抛出了其师曾被刘景云单传密授16趟日本双手刀法事情,甚至全盘否定各地传承的苗刀刀法,这是何居心,我们拭目以待,难道又有一位大师要出世吗?这也违背了他所标榜的反对单传密授的口号,难道只是反对别人,却放纵自己的良心吗?
2. 《近世拳师谱》中国武德会1935年出版,记录近代国术家300人, 称刘玉春:“力如熊罴、捷似灵猿....每穿梭于枪林弹雨,神色如常,...其刀法世称名 技。...” --刘玉春是近代通背拳(也称合一通背)的一个重要人物,但其历史资料不多,以上战场上的描述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上海中国武德会隶属中华体育协会,地址在上海,民初天津还有一个武德会,是两个组织。《近世拳师谱》是中国武德会的刊物,分期出版。穿梭于枪林弹雨应该是刘玉春祖师在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的描写,比较可信。在直隶军阀曹锟部任总教习的时间是1920年前后至1924年曹锟下台,这时老人家已经60岁左右了,不可能再让他去冲锋陷阵了。这些记载也证明刘玉春祖师积极参加义和团,并在战斗中英勇杀敌光辉形象。
3.再就是练功内容上的改变。合一通背拳侧重实用,不讲究套路而讲求功力、招法,其实武术“神就神在功力上,妙就妙在劲法中”。主要内容:长力上力之基本功(包括内容在此不提),初步、原步单操手,行步操手,小组合式,讲手、领手、打手练习贯穿其中为主要内容,二十四式的叫法好多门派都有,只是一种习惯叫法,各种操手不止二十四式。有的传人也传承了太祖长拳的内容或其他套路,但对技击格斗实战作用不大,所以不是主要内容。器械套路有串把刀、剑、杨林棒、双短棍(斧把)、大刀、大杆子和苗刀等。静海太祖拳传下来的老谱中也有关东拳、关西拳等,但现在门内传人演习的拳术套路重要是单提腿、双提腿和二十四式太祖长拳,器械套路有串把刀、剑、杨林棒、双短棍、齐眉棍、便利铲、大刀、大杆子和苗刀,其中二十四式太祖长拳和苗刀被视为静海太祖门秘不外传之技。除原来所学,刘玉春大师尚擅左把大枪、苗刀、鹿角拐等,但均非通背本门器械,都是交流或换艺所的。从这交流换艺也可见一斑,那就是刘玉春师祖没有把自己禁锢在一门一派之中,始终在不断的学习优秀的功法,不断的充实自己,完善自己。
如果光讲武术,不讲政治,去掉义和团的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如什么刀枪不入、巫术、迷信),留下那些纯武术的东西,大家会发现,义和团他们曾经代表着武术的最高峰。如果洋鬼子不是用枪,大家都肉搏、刀劈,管保不是他们的对手。如程廷华、李存义都是义和团的大师兄,这些方面历史是有记载的。
合一通背拳,是刘玉春等前辈多方面地交融“天人合一”的传统思想,以完善的整体观念,效法天地之道,强调人与自然统一,提出习拳者身体动作要做到“内外如一”、“形气合一”等整体观念。也有融会了各家之长,合而为一的意思。
前些日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经政府部门协调双方妥协,不在分别申报合一通背拳或太祖通背拳,此次非物质文化遗产以独流通背拳申报,天津市已经获准,又申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审批中。不知应不应该高兴。第二批天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六、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杂技与竞技,共计9项) 序号19 编号Ⅵ-8  项目名称 独流通背拳 申报地区或单位 静海县。
   一本刊物上说过:没有真正的自由研究,自由讨论的环境和条件,传统武术之学术思想的独立见解和开创精神是无从体现的。毛主席说:“笔墨官司,有比无好。”好在哪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真理愈辩愈明。作为一个喜欢传统武术文化的人,从我做起,人人行动起来,让我们共同努力还武术界一个晴朗的天空。“多谈技术,少谈是非”。不要辜负了自己弘扬传统武术的责任、使命与志向。本人考证不敢说是定论,只是考证的一种,希望大家做出更深层次的考证。
〔转帖〕羊公“通背合一门”源流考
--找到了真正的“国术武术文摘·中国武术 笔者自幼酷爱中国武术,转益多师,涉猎门派有少林、查拳、螳螂、戳脚、太极等,虽年龄所囿,但能见到并亲聆教益的大武术家、名家也真不少,如王子平、姜容樵等。更有幸的是,我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后期,接触到了“通背合一门”,顿时觉得,找到了真正的“国术”,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拳道”!   为了更多地了解该门派的源流,为此笔者想尽办法拜访到了当时健在的沪上大武术家王子平、姜容樵、褚桂亭,杭州名拳师巩成祥等前辈,进一步了解“通背合一门”源流、了解该门派近代惟一可靠的承传者刘玉春大师的情况,直到1985年笔者首次在武术月刊刊登“通背合一门”题为《通背合一门概说》。时光流逝,将近二十年矣,与刘玉春大师同时代的人,他的弟子以及再传弟子差不多都已成古人,为了慎终追远、正本清源,笔者再次提笔撰写此文用以存真,并供修武术史者及武林中人备考。      “通背合一门”师承说      笔者自1967年接触到“通背合一门”至今已三十八年,应挖掘披露出来的资料也应该见到了,今有证据的,近代惟一可靠的传承人是刘玉春大师。自刘师上溯惟一可靠的乃刘师同乡李登第(笔者以前文章中写成李登田乃音讹在此订正),李登第有“蹭拳打死老牯牛”一说,其它传承人均属传说,无过硬资料证明,权当“民间口头文学”存而不论可也。与刘玉春大师同时代的任向荣、张景元、岳德恩,《静海史话》中称是“太祖门”同门师弟兄,“太祖门”是否是“通背合一门”的前称或外称均无资料证明,待考。但有迹象可寻,因“通背合一门”中惟一一套套路既名为“通背拳”又称“太祖拳”,笔者手上有此拳之拳谱。旧时亦有“河东刘玉春,河西张景元”一说,任向荣特善长以“跳步勾子”一招赢人,故江湖上有称“飞腿露脸任向荣”。“跳步勾子”,在“通背合一门”中有独立的练法,在“大二十四势”中有一组合势。刘大师同辈的三师弟兄中至今未发现哪一位有薪传者,所以刘大师一辈上仅他一人有传承人。   有资料可证,曾亲得刘玉春传授的,且现在尚各有传承之人的,应有任鹤山、任秀峰、刘景云、郭长生。任鹤山的传人在上海;任秀峰的传人在天津;郭长生的传人在沧州、天津;刘景云的传人在天津、杭州,大约如上。      刘玉春大师生平说      刘大师名琛,字玉春(1860年-?)。旧时人称呼时都以字行,晚辈敬称“琛爷”(非刘大师正好“申”年生而称“申”爷,特订正)。刘大师早年以撑船运货为生,中年艺成后走过镖。1916年,刘大师被北洋军阀曹锟(小刘师2岁)重用。曹锟本人自幼习武,怀有一身好拳脚,所以对有武技之人情有独钟,刘师在督军署任武术教席并为曹从武术营中挑选出一排精英,特训“苗刀”。因曹锟仰慕关云长五百长刀手,以后曹锟每车马出入,“苗刀排”两边跑步护卫,既威武又风光。   刘玉春大师在被曹锟罗致到他身边之前在江湖上已早享盛名。笔者为访求“通背合一门”源流,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曾多次去沪造访姜容樵前辈,或在他府上,或在虹口公园,姜老住在上海多伦路原张之江将军旧宅。姜老前辈当时患目疾,视力很差,但记忆力极好,思维敏捷,十分健谈,跟笔者讲了很多近代武术界的遗闻轶事。笔者探问刘玉春,姜老就讲近代武术界出了两个“常胜将军”,一位是霍元甲,一位是刘玉春,并介绍说,江湖上人称“大力神通天教主刘玉春”,可见刘玉春当时在江湖上名号之大。并讲在曹锟军队里时,刘曾对佟忠义说“九柱(佟乳名),你用你全部本领来打我”,而刘师却只一招即把佟摔出丈远。刘师那时已是年近花甲之人。笔者进一步询问“通背合一门”情况时,姜老坦率地说,从未见过。姜老所述刘大师事迹非常可信。因当时在沪,姜老跟沪上大武术家王子平、佟忠义相交甚厚,过从甚密。姜老跟佟,一是同道,二是同乡,且是佟之千金佟佳宜与李元智(武术家)之大媒。何况姜本人亦是武术名家,八卦、形意师从名师。更可贵的他也是武术界中难得的知识分子,曾任中央国术馆编审处长,武术著述甚丰。刘玉春大师自曹锟失败后就返还天津,“好汉不事二主”,据说晚年生活很是清贫,卒年不详。      任,鹤山、僵秀蜂、刘景云、郭长生承传情况说      任鹤山前辈跟任秀峰前辈是同胞手足,任鹤山是老大(大爷)、任秀峰是老五(五爷),河北独流人氏,其父跟刘玉春大师是同乡好友,所以他们少年时即跟刘师学得少许“通背合一门”东西,有“通背拳”一套、部分“单操”、部分“小二十四势”。民国初年任氏兄弟即已南下,闯荡沪上。任鹤山前辈不久在上海闯出名堂,乃是“青帮”、“洪门”中颇有财势之人。在武术界亦是赫赫有名,曾跟佟忠义和王子平为换帖弟兄,佟老大、王老二、任老三。1928年南京中央国术馆第一次国术考试,及1929年杭州“国术游艺大会”时,任鹤山均名列检察委员之中,当时名列检察委员者,绝大部分乃全国有名望之武术家、拳师。1926年前后,刘景云(1906年—?)奉祖父命,去上海投奔任鹤山。刘景云幼失怙恃,是祖父在他6岁时在炕上操大的把式,是惟一得单传的人,但是刘大师始终觉得孙子不是靠“把式”为生的料,刘景云身体单薄,高度近视,故命孙去沪投靠叔伯辈且是同乡、同门的任鹤山。到了上海,刘景云“代师授艺”把“通背合一门”倾囊传给任鹤山。现在任鹤山在沪上惟一传人鲍关元先生,尚传得刘大师承传下来的古“功谱”、古“拳谱”及十分完整的功法技艺。而任秀峰始终未再进一步学得“通背合一门”技艺(可见,旧时代人之“保守”,即使对嫡亲手足亦是如此保密)。任鹤山为得“通背合一门”真传养起刘景云七年,为怕人偷学,白天休息,深夜练功。   任秀峰:1949年离沪去天津定居,在津亦有授徒,其子任俊华亦随父学艺,任秀峰因早年随刘大师所学,旧时多是口授身传,所以把“通背合一门”,讹传为“荷叶通背”。   刘景云南下上海后亦曾去杭州作过短期停留,是有杭州名拳师巩成祥招待,故留下了部分“通背合一门”技艺。巩成祥原学“佛汉捶拳”,跟名技击家曹晏海系中央国术馆同学,此前已交流得一些通背拳艺。此情况系巩前辈亲口告诉笔者。巩前辈在杭州一带从其学艺者颇众,但极少教通背内容。      “单传”仍枉上海      “单传功与术绝大部分已失传”这一说法是不正确的,笔者可以郑重地说出“通背合一门”的全部主要内容:一套套路拳、“五步大功”——初步二十四势、原步二十四势、小二十四势、大二十四势(包括折二十四手)、梦打,及长力催劲之专门器械与方法,“板子”、“虎把”、“大杆子”都在。此传人即是笔者在多年前文章里敦劝之上海传人鲍关元先生(鲍关之、鲍关芝都错)。真是时光不饶人,上海另一传人孙云鹤先生及其大弟子上海著名武术教练潘锦生先生均已先后驾鹤西去矣!得传“通背舍一门”      攀艺之鲍哭元先生      鲍关元先生,原籍浙江宁波,1934年12月10日生,现已届古稀之年,七岁习武,师从任秀峰、任鹤山弟兄,任秀峰1949年离沪去津,鲍关元先生视任鹤山如父。另一传人孙云鹤先生是先生1954年引荐人任鹤山门下的,任鹤山晚年,才把?通背合一门”拳艺倾囊传授给鲍关元先生,任师过世后,任师所藏之功谱、拳谱及练功器械,均由先生承受。先生自1994年退休赋闲后闭门谢客,淡泊名利,自甘寂寞,每日以书法、武术自娱,自退休后不再收徒授艺,不与武术界交往,只是颐养天年,但是对“通背合一门”的修炼,仍是不辍,古稀之年的人仍能表演出绝妙的身手、劲力,常令笔者瞠目结舌,亦使笔者更清楚了一个道理“真正的专家,一定是甘于寂寞的!”   笔者近年来多次赴沪拜访先生,游说先生,一定要留下照片,录像资料,否则此门东西将成“广陵绝响”或成为残缺不全“窜乱”的东西。当然更佳的办法是择人倾囊相授,以便后继有人,发扬光大!   承先生应承“一定,一定!”。先生乃信人也,至此笔者方感幸甚!幸甚!
“记得老人们开馆教徒,一般入门先不教通臂拳,先教练步拳、八极拳或劈挂拳,练这些拳还得先练基本功,练桩功以增强肌肉关节的柔韧性和落地生根的稳固性。时间长了,三年五年,待老师认为学生品格悟性真正不错,素质达到一定程度才教通臂拳或苗刀。”

贬低别人、吹捧自己,某些人的宣传简直到了厚颜无耻、欺师灭祖的程度了!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到底是通背还是通臂,然后再吹。通背是中央国术馆的必修科目吗?
其实就是反映出武术急需向现代竞技体育转型的迫切需要。如果能象当年国术馆那样,比赛不是比套路,而是比散手短兵长兵摔交等直接对抗形式,以胜负论高下,那就不会产生现在这些无聊之争了。不管是练什么的,都要见真章。说嘴的就没市场了。但就本帖的某些说法,是欠妥当。把某一种拳法说得太蝎虎了。
令我想起前几年在老万维网上,有人神吹深圳的某退休工程师如何武功神奇。后来这工程师推荐他师弟来深圳办班教拳。在讲座上这师弟真能把大个子年轻人发到丈外挂到墙上,令外行咋舌。但就怪自己说话不小心,引来非著名人士试手,把师弟扔了三个跟头。这非著名人士是原散打冠军,也不怎么会练套路。现在退役也在教武术呢。师弟也在继续办班呢。但说话就注意多了。看来不在于练什么拳,而在于人怎么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