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921年李烈钧给列宁的信
转载▼  

代表先生们:
    今A.C.波塔波夫将军途经香港,非常荣幸趁机请他带信聊致数语,以互通停息,同俄国人民及其领导人建立联系,确定牢固友情。
    俄国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开创了通向自由、博爱、平等之路。我等极感兴趣,正密切关注贵国为建立一个民有和民治政府而迈出的
每一步。贵国的坚毅不屈堪为世人敬佩,迫使反对贵国政治的外部敌人稍事收敛。各国人民欲和平相处,此乃第一步也,而后中国将得
到普遍承认。国人对俄国兄弟非同寻常的变化异常感佩。我国报刊盛赞俄国人民的行动并视之为楷模。我等愿表达全国之思想云:中国
为贵国政治而欢欣鼓舞。
    国际友情把中俄两大民族联系起来。按新政策保持和发展这种友情,必将使两大民族更加亲密。
    贵国政府阐述的观点使我们欣喜万分。我们会尽早领会之,然后晓知于中国同胞。
    谨代表我自己和中国兄弟向俄国兄弟人民致意。
    请接受我们对俄国人民及其领导深厚的友情。
                                             南方政府参谋长李烈钧将军
                                              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部通报》1921年
                                               1—2期合刊,第1 3—1 4页。   

关于李烈钧信的说明
    1 91 9年7月26日由苏俄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签署《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它于1 920年3月2日传到中国。这个极其重要的文件宣布放弃中国因庚子赔款而欠俄国的债款;将中东铁路及沙皇俄国租让之一切矿产、森林、金矿等侵略所得尽行归还中国,表达了新生的苏俄政府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中国舆论界热烈欢迎友好邻邦的表态。一个名叫亚历山大·斯捷潘诺维奇·波塔波夫的俄国军官此时正在中国,亲身感受到中国人民的友好反应。
    波塔波夫原为沙皇俄国的军官,1 91 7年5月受临时政府派遣到美国和中国执行任务。1 91 7年十月革命发生时他正在中国,立即表示拥护苏维埃政权,并开始在上海主动宣传十月革命。正在酝酿建立中共的陈独秀,以及国民党要人孙伯兰、戴天仇等多次与波氏商洽组织宣传布尔什维克主义。1 920年他在上海访问了孙中山。是年5月归国途中,他专程到香港访问了正在那里的广州军政府参谋长李烈钧。波塔波夫带了一批信件到苏俄,其中就有李烈钧的信。它们最早公布于1 921年《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部通报》上。
    此份电文也曾发表在“团结报”2006年1月21日的第三版。
(该资料为苏联档案解密后公开)
照片:摄于19371225,彭泽民从香港到武汉,联络冯玉祥(中央国术馆名誉馆长)等谋求实行民主改革。在武昌青年街循道会福音堂门前合影。

右起:彭泽民、李烈钧(中央国术馆第一任理事长)、冯玉祥(中央国术馆名誉馆长)、王造时、李公朴。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纪念中国入缅远征军胜利68周年
中央国术馆第一任理事长李烈钧将军的三位公子(李赣熊,李赣骥,李赣骅)直接参加中国入缅远征军战役。

中国远征军从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开始进入缅甸与日军作战,直至1945年5月1日收复仰光。此时,驻印军奉命返国,各军师复归建制,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取消。
这样,从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作战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又3个月,终于以胜利宣告结束。

二战结束后,根据官方数字,中国方面在中缅印战场上先后投入兵力达40万人,其中还不包括相同数量的支前民工;英美盟军投入陆军30万人,飞机2000多架,坦克装甲车3400多辆;日本累计投入军队40万人,飞机800多架。其中,中国军队付出的代价最大——累计伤亡接近20万人,约占参战官兵人数的一半,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悲壮的一笔。
在这场近代历史伟大的战役中,三个公子直接参加了这场的战役。四公子李赣骥(黄浦十七期)作为中国远征军卫立煌司令的作战参谋全程参加了战斗。三公子李赣熊当时是圣约翰大学外交系的学生也投笔从戎在远征军司令部作为英文翻译。五公子李赣骅当时是重庆朝阳大学学生1943年响应政府的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参加中国驻印度部队,作为坦克装甲部队从印度随部队一直打到中缅边境和中国远征军回合。

四公子李赣骥,黄埔17期毕业,从1943年冬开始就担任中国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将军的中校副官和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全程的参与了滇西中国远征军作战的全过程。卫立煌将军对李赣骥非常看重和关爱,称他是自己最主要的二个副官之一。
李赣骥曾任上海市卢湾区副区长。
李烈钧将军(中央国术馆第一任理事长)之子李赣骅,家父郝鸿昌的合影。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郝凤岭(本人)在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李赣騮(十叔)的北京家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李赣騮、胡锦涛在一起就餐。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李赣騮、朱鎔基总理在一起。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郝凤岭(本人)在民革中央监委、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李赣驹(二叔)的家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李赣驹、杨尚昆主席在一起。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李赣驹、邓颖超在一起。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1939年,郝鸿昌老师在李烈钧将军的私人花园中练剑术。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南京中央国术馆创办经过

中央国术馆最初名为“国术研究馆”。建馆的宗旨,除行政管理和编审教材书刊外,另设学生武术训练队(班),培养武术师资,以便推广武术教育。按说属于学术教育机构,张之江向教育部申请备案,可是教育部不承认,他们认为武术是已被淘汰的东西,教育部不提倡这个旧玩艺声称如果一定要提倡,只能属于民众团体,不属于教育系统。百般刁难,坚不批准。

张之江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找到国民政府常务委员李烈钧先生,(当时国民政府由主席林森负责外,李烈钧算是第二把手,他能发号施令李烈钧张之江是辛亥革命云南起义的老友,有深厚的友谊,李烈钧将军当即拍板:教育部既然不承认,那么就由国民政府直接领导,经费由国库开支。于1927年3月15日,国民政府公报第41期刊载第174号公文批准备案。国术研究馆即由国民政府直接领导,于是便改为中央国术馆,并发表成立宣言。
郝凤岭在中央国术馆第一任理事长李烈钧将军之子李赣騮及夫人北京家中的合影。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