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2-11-13 18:07 编辑

转帖------很有意思!

金榜篇:

金榜第一人: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孙禄堂

   《近世拳师谱》称其“精易经黄老奇门遁甲诸术,体用如一,其拳械皆臻绝诣,技击独步于时,为冶技者冠。……晚年行止气质迥异常人,世人疑之为神。”

姓名:孙禄堂

外号:活猴、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

擅长武功:太极形意八卦各门拳法无一不精   

           

金榜第二人:“神枪”李书文

姓名:李书文

外号:神枪

擅长武功:八极、劈挂、大枪

战绩:《近世拳师谱》“人称神枪李。胆烈……一世英雄。……八极由是而振。……”出手之重,杀性之大举世罕有,与人交手常一招致命。其大枪技艺已到登峰造极之境。

昨晚再读金恩忠《国术名人录》,其中有“沧州李书文”一篇。
陈宝强 发表于 2009-7-1 12:40
《当代武侠奇人传》、《北方拳术家掌故》都有李书文传记,那时八极拳门被选入一般就仅有神枪李书文。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07:36 编辑

李书文公的弟子,扬名天下者众。神刀王淑德、小霸王张德忠、神枪高熙臣、神枪霍殿阁、神拳张子林、小闸刀崔长友、张阎王张骧伍、小钢炮孟宪忠、大师爷许家福、二少爷许家禄、铁罗汉李萼堂、胡椒粒魏鸿滨、小霸王刘云樵等。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李书文师太爷,那一身傲骨,轻视王侯,纵横天下。
高山仰止!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7:50 编辑

1933年中央国术馆第二次国考,何健、张之江、许兰洲、张骧伍任评判委员长和委员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07:39 编辑

许兰洲将军好武,在军队聘请神枪李书文,培养大批八极拳人才,输送到许兰洲部、李景林部、张学良部、沈鸿烈部、溥仪护军,中央国术馆,湖南国术馆、山东国术馆,河北国术馆。
许兰洲、任国栋、陈富贵三人是金兰交,都是武艺高强,几经试艺,最后都对李书文公极为佩服!
把“八(把)式”练到“极”点。也算一解。
中间有座的都是那几位?
护国军魂---电视剧,把李书文公纳入成为护国军的民主革命者,成为蔡锷将军的部下。可见演员于荣光先生对李公的钦佩。实际上李公比蔡锷将军大尽20岁吧!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07 编辑

转帖---小说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228章 劝降许兰洲

     却不料此时许兰洲军有一老者从战壕中跳了出来,手持红缨枪,高喊:“舍身报答芝帅的时候到了,给我杀!”许兰洲军队一跃而起,仰着翻花大砍刀冲向。。。
     只见那老者红缨枪上下翻飞,枪尖挑,刺,突,挡,翻,手下无一回合之人。老者的勇猛带动许兰洲军士士气,许军气势旺盛,反观敌人一个个心惊胆颤,很快任国栋降部落荒而逃,那老者见敌人撤去,连忙高喊:“快回来,快回来!”便跳回战壕中,有跑的慢的,被王茂如所部机枪和火炮打死六七十人。
    王茂如从望远镜中看到了老者的勇猛,很是惊讶,忙问手下道:“这白胡子老头是谁?”
张奎安久在许兰洲部,自然知晓,不禁摇头苦笑说道:“这人叫李书文,是许兰洲手下陆军总教习,一手八极拳陆合枪无人能及。” “原来是神枪李书文。”王茂如不由得感慨,这许兰洲手下倒是奇人异人辈出,这李书文,若是论拳脚功夫,此时恐怕是无人能及的,就算是南北大侠杜心武恐怕也是比不了,至于高二高建瓴,也不知能在李书文手下走几招。说他此时是中华武术第一人,其实也不为过。王茂如摇摇头,道:“这老爷子今年多大?” “五十有四了,但拳脚依旧无敌,越加老尔弥辣。”张奎安说道,“前年我大哥还跟他比试了一下拳脚,接过我大哥只在老爷子手下走了十招便败了,老爷子功夫,可以堪称前十。”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何止前十,这人功夫怕是当今第一了,只是这人可惜了,可惜了,乌热松!” “到!” “等一会儿去前线,把那老头冷枪干掉吧,他死后咱们厚葬一下。”王茂如叹道,一代枪神啊,真是可惜了,若不是自己的敌人有多好。杀掉一个李书文,也不知会被后世骂成什么样,可是这就是战争啊。  “是。”乌热松拎着他那支莫辛纳干步枪跑到前线,趴在战壕中,仔细瞄着。

      此时李品仙气得哇哇叫,骂道:“你个臭老头,坏我好事,坏我好事!”而对面李书文听到,哈哈大笑,叫道:“快哉,快哉,想我李书文五十有四的年纪,还能上阵杀敌,快哉,快哉!”有人说;“老爷子,您可听见了,对面骂你呢。”李书文乐道:“他们越是骂我,就是越怕我,岂不快哉?”


       李品仙立即令他手下第一营准备冲锋。当李品仙第一营二百两排车顶着盾牌齐刷刷地冲上去的时候,连同李书文在内的黑省军队都傻眼了。这排车速度不快,但是齐刷刷的连在一起,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都打不穿,这怎么办?土坦克再一次发威,迫得陈富贵不知所措。陈富贵找到李书文,道:“老爷子,又得劳烦你了,等他们靠近五丈远的时候,您再麻烦一次,全军都指望您了。” “好!”李书文枪挑八个,虽然费了精力,却涨了士气。经过短暂休息,体力恢复了一些,此时李书文兴致起来,对左右弟子叮嘱关切道:“枪炮无眼,你们杀敌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啊。”心下不禁有些黯然,身边这几个得意弟子都是听说自己做了许兰洲的部队武术总教习,才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投奔自己,如今上了战场,也不知有几个最终能活着回去。

      待李品仙军队贴近十几米的时候,李书文大喊一声:“杀!”身边众多敢死队便站了出来,拿着大刀,长枪,刺刀便起身冲上去,却不料对面板车上突然站起身影来,每个人都端着一挺轻机枪,两百支轻机枪冒了出来,直看得许兰洲军队敢死队员一愣。恰在此时,两百支轻机枪同时打响,喷出的火焰如死神镰刀一般,将冲上了的敢死队打翻在地。


      乌热松早就瞄准了那李书文,扳机一开,却不想一个士兵越过李书文,那一枪正中这许兰洲所部士兵的头,顿时白的红的花的竟然喷了李书文一脸。李书文大吃一惊,而此时呼盟军队的机枪扫来,李书文一个翻滚回到战壕中,捡回了一条命。其他敢死队员也被打了回来,出去四百多,只有一百多带伤的士卒跑了回来。
     李品仙在后见状,高喊:“二营,二营,给我上!”
阵线上副旅长盖天久扬起一把鬼头大刀,高喊:“爷们们,跟俺老盖杀敌啊!”副旅长亲自操刀上前线,余下众人岂能落后,第五旅士气顿时为之一震,又是七百多人冲了上去,加入第一营的攻击。
    李书文的徒孙之中有个悍勇立即拿起炸药包,喊道:“大刀队的,不怕死我抗炸药包跟我上啊。”点着了便冲了上去,几个同样悍勇的也扛起炸药包冲了过去。如镰刀一般将这些抗炸药包的死士打死倒地,那李书文的徒孙身体机灵,几步冲上了,轰一声,三架土坦克和上面的人被炸死。
    李书文见状,大喊一声杀敌,却不料立即被冷枪击中倒在战壕之中,被第弟子们救走。李书文被击中,让许兰洲士卒士气打击太大,再加上王茂如手下盖天久的援兵冲了上来,许兰洲士兵顿时不知所措了。
    在许军之中像李书文这样的敢死之士毕竟只是少数,许多许兰洲所部士卒也不过是被临时拉来几天而已,见到如此,立即扔了枪跑了,这种逃跑非常具有传染性,一些老兵也见状要么向后跑去,要么就地投降,李书文喊道:“以死报效芝帅大恩!”便要继续操枪拼命,却被几个徒弟连拉带拽,跑了五百多米回到最后一道战壕中。
    这要是最后的战壕,再向后七百米左右的地方,就是省城的破败已经被王茂如炮兵炸塌了的城墙了,许兰洲中将此时正在唯一的一条战壕内指挥士兵用枪掩护撤退的士兵,同时又将擅自逃走逃兵抓起来关在一起,一会儿又要躲避对方的炮火攻击,很是狼狈。
     “李师傅。”许兰洲见李书文身上挂血,关切道:“李师傅哪里受伤了?副官,副官,叫医生来,叫军医!”
      李书文摆一下手,道:“不是我的血,是别人的。”抹了一把冷汗胸口,怀中的一枚袁大头硬币上一枚弹头仿佛镶在了上面,不禁暗中直呼叫醒。这李书文的练武,身边也藏着暗器,李书文的暗器是飞镖,但用完了,便用几枚大洋放在胸口的衣襟之中。却没想到救了自己一命。不过这子弹虽然没有打死他,却让他肋骨断了三根。只是他咬着牙听着疼痛。许兰洲与他进了战壕中,躲开了炮弹攻击,许兰洲不禁感慨道,“贼军势大,贼军势大啊。”一个下午的时间,三道防线,前两道不战而降,第三道战线也只坚持了两个小时而已,许兰洲所部士卒士气低落下来,那逃跑的都有七八百人。许兰洲也不是没打过仗。早年间日俄之战的时候。也曾见过双方作战,但是时代在变化,那时候的作战更讲究大炮加白刃战。许兰洲要求士兵深挖战壕就是为了防止王茂如的炮兵,而对于步兵他更是请了李书文在旁,本以为万无一失。岂料到敌人端着轻机关炮(轻机枪)也能冲上来。白刃战顿时失去了作用。
     北方的夏天,白天时间非常长,甚至在东北的漠河,一天到晚只有四个小时天黑,此时已经下午六点了,然而天还是亮着的。双方各自吃起了饭,王茂如所部吃的是馒头,辣白菜,羊肉马肉猪肉。当然,许多士卒因为白天见到血肉太多,只是吃了些素材。而对面许兰洲所部也在吃饭,吃的是窝窝头野菜,看到对面的大白馒头,黑省军队士卒也不禁生气了。咱们这么为芝帅卖命,吃的就是这种东西?
      短暂休息之后,呼盟炮火继续发射,王茂如知道,其实黑省就一块硬骨头,只要吃下许兰洲,那毕桂芳就会不战而降。毕桂芳所部不管是巴英额还是英顺,都是见风使舵的家伙,毕桂芳依靠同是旗人关系,加之许兰洲排挤两人,这才将这两人拉拢过去。但是王茂如所部兵士难当,只要许兰洲一败,两人定会望风而降。因此,王茂如才不惜炮弹,打到现在,所有八千发炮弹已经打掉三分之一了,炮兵旅长刘健心疼地骂手下:“你们他妈的准点,赚点儿不行吗?打不准还得打,操你姥姥的,炮弹都让你们打没了,咱们跑旅就他妈成了运输大队了,你们就傻逼了!给我打准点,打准点!”
    下午的时候是李品仙的步兵旅打下的第三条战线,此时李德林不敢了,便要换他来,功劳不能让李品仙一个人都抢走。
    但是这最后一条战线许兰洲可是下了大力气,李德林的第一波进攻也是机枪加大炮外加土坦克,可是愣是被许兰洲的敢死队给赶了回来,还捣毁了所有土坦克。同时,许兰洲所部损失也非常巨大,陈富贵跪在许兰洲身前抱着他的大腿说:“芝帅,撤吧,撤吧,这不能再打了。”一个反冲锋,还让陈富贵的士族损失近千人,怎能不让他伤心难过。。。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43 编辑

2011年4月23日,海内外李公后学,为其建园立碑

   李公徒孙台湾徐纪的对联:直度三才曾凭拳枪王天下;横抗八极更有弟子遍大千。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44 编辑

李书文公泰斗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45 编辑

泰斗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50 编辑

李公泰斗碑揭碑
      台湾苏昱彰先生和大陆吴彬先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53 编辑

武林泰斗李书文公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9:06 编辑

盐山县宾馆---海内外后学会聚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07:41 编辑

当代八极拳家、武学史家马明达先生为友情碑题词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7-20 18:59 编辑

马明达先生题词

       李公书文 功德长存


     声驰六合    功盖八极  
     名传千秋    德业永式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