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沈阳翻拳戳脚明师白国栋先生(转)

白国栋,满族,祖居吉林省长白县,1939年10月19日生于辽宁省岫岩县,2005年5月退休于沈阳第二工具厂。白先生1957年拜著名武术家于伯谦先生为师学习戳脚翻子拳,是于伯谦在沈阳收的第一个徒弟。50多年来,白先生练功不辍,尽管他一向为人低调,不事张扬,既不参加任何比赛,也没有挂任何职衔,但仍以非凡的功力受到辽沈武林同道的称赞。戳脚翻子拳是非常注重功力的拳种,白国栋先生虽已年近70,仍一如既往坚持练功,每天上午他到沈阳八一公园,练习俯卧撑70多个,冲拳千余下,打树桩400许。。。全程练功持续2个半小时。白先生的弟子主要分布在沈阳、辽阳等地。


于老师的戳脚翻子主要有三大体系:一个是戳脚“武趟子”,共九趟,也就是所谓的“九转连环鸳鸯腿”,分别是一路跺子连环,二路展翅,三路迎风变式,四路狸猫捕鼠,五路白蛇吐信,六路闪式,七路反背劈砸,八路八卦连环,九路九转阴阳行式鸳鸯腿。除了这九趟腿,另外还有一趟地趟功夫,称“九转十八跌”,不成套路,于老师没有传给我们。


     再一个是胡奉三传下的戳脚“文趟子”,有八式、十二式、十六式、十八式、二十四式、三十二式、洪拳、软四趟子和一把总(总拳),也是九趟,风格与武趟子迥异,不是刚猛舒展,而是小巧灵活。这文、武趟子构成了戳脚的完整体系。
      翻子拳主要是郝鸣九传下的,共有四趟,即脆八翻、捋手翻、站桩翻和清手翻,其中站桩翻是母拳,其它拳法都由此派生而出,整个套路只有“出手打鼻梁,索手打印堂,卸身迎面肘,挑炮双上手,铁幡杆,顺手搂,外上打,双掴手”这八个招式,清手翻也是八个招式,但是不成套路,只是八个散招,所以又叫“清手八招”。
      后来于伯谦老师创编了“波浪翻”套路,翻子拳就变成了五趟。除了这几趟拳,还有就是八路归拳、八快手等,也是散手。另外,翻子拳还有八趟辅助的小拳,现在传下来的就只有一个金刚拳。
  (吴剑路http://wujianlu.blshe.com/post/3306/248483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东北所传翻拳“腋勒势”(西北通备翻拳称为“旗鼓势”)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翻子拳高手白国栋

(《武魂》2007第五期  张庆云  吴剑路)



1992年《中国短打真传》刚出版,我问作者蔺心维:“于伯谦的弟子中属您练得最好吧?”他当即更正:“我还不行,白国栋就比我强。”
1995年,我问中国刑警学院高级教练李德玉:“在沈阳功夫比您好的还有谁?”李张口就答:“白国栋。”
2003年在百鸟公园,听人闲聊起八一公园一个老爷子非常厉害,能用拳头拄地连做70多个俯卧撑,边上一个练拳的人接茬:“甭问,那老头准是白国栋。”
——一个从来没有什么竞赛成绩,从来不挂任何武术头衔,很少参与武术界活动的老头,却偏偏在周围武术圈子里“名头”很响——这白国栋究竟什么样呢?
2006年初冬的一天,我起早赶到八一公园,不知道白国栋在哪里练功,就向一伙练拳的人打听,人家很热情:“这会他还没来呢,他来得晚,抱天儿练。你到长廊北面树林中找一棵大松树,树干被打得又光又亮,你在那等他吧。”
八点多,白国栋骑自行车来了。下车后一边跟几个老师兄弟打招呼,一边站着晃腰、小跑,做准备活动。白国栋中等身材,谈笑风生很随和,说话不紧不慢的,走在街上你绝不会认为这样一个老头会是功夫高手,然而细端详就会发现他两只眼睛灿灿放光,隐隐有寒意,手指、臂腕都粗于常人,拳头整个比别人大一号,拳棱是平的,密实实的没有凹凸。
准备活动后,白国栋来到长廊边,把脚放到半米高的水泥台上,头朝下做起俯卧撑。“一,二,三,四……”我在一边暗中数着,数到了“五十八”,手机响了,我回身去接电话,几分钟后转回身来,白国栋还在那里做俯卧撑呢。等他站起身,又来到一棵长着丫杈的树边上,搬、捋、拧,每个式子左右手都是三四十下,每一下树都跟着颤悠,落叶纷纷撒了他一身。随后白先生又换棵树做引体向上,一个老汉竟然能做十来下姿势标准的引体向上,我看了很是惊奇。接下来白国栋绕着场子打“一步三拳”,我知道这是翻子拳的主要基本功,拳谱上说“一步三拳是根源”,强调这功法的重要。足足过了半个钟头,白国栋才停止打拳,开始站“腋来势”。白国栋站桩时间不算长,静静地站了几分钟就前进,后退,转身,窜步,坐盘。停下站桩,白国栋又练一会“车轮功”,这才戴上套袖练“铁臂功”,在那棵本就光秃秃的树干上“咣咣”地砸着胳膊,每一下松树身子一震,叶子就沙沙作响。砸了足有四百多下,白国栋脱掉套袖,对着树一下一下地单操掸掌、点脚、后腿,树身发出的声音惹得远处的行人不住往这边看……
这是第一次见白国栋,以后接触多了,对他的事情有了一些了解。
白国栋是1939年出生,辽宁沈阳人,1957年拜戳脚翻子拳大师于伯谦先生为师,成为于伯谦在沈阳收的第一个弟子。1961年考入青岛第四海军学校(二系四队五班),一年后辍学回家专心练武。后在沈阳第二工具厂参加工作,先后任过管理员、销售科长、分厂厂长。他50年如一日坚持练功,掌握了老师绝大部分技艺,除戳脚文、武趟子和翻子拳、披挂拳、螳螂拳外,还谙熟拦刀、昆仑刀、武侯刀、闯刀、燕翼八刀、苗刀、昆吾剑、姜家三十六枪、梅花枪、八母枪、大杆子、太师鞭、十三把短棍等器械,尤其擅长翻子拳和武侯刀、闯刀。于伯谦拳谱记载,武侯刀是“鸣九师传之于河北南宫廖子恒先生,用时连绵不断、变化万端,绝艺也。”闯刀旧称“沧州一宝”,是九个对练单式,现在却乏人练习,几近失传了。
白国栋学了老师的武功,也学了老师的为人,他从不论人短长,只闷头练功。于伯谦传下的戳脚翻子有一套完整的练功体系,从站丁、转枝到踢板、挑土篮,从搬弓、插砂到车轮功、铁臂功,从“一步三拳”到“左右八腿”, 白国栋样样都下过一番苦功夫。他当初学拳时经常光着脚练戳脚,后来有人称赞他肯吃苦,他却说那是为了省鞋。他家住在沈阳站附近的日式小楼的一楼,他在家中空地上练铁砂掌,一来二去,楼上的邻居不乐意了,就跑来敲门:“都什么年代了,你家怎么还老劈劈柴啊!”
白国栋功力出众,成了师兄弟的仰仗。七十年代,有一次几个练戳脚文趟子的师弟找到他,说山东来了个练螳螂拳的“硬手”,连续几天了哥几个都不是个儿,让他去一趟。白国栋去了一试,对方果然很有功力,白国栋在他腿上连点了五六脚,对方竟然桩都未动。这下白国栋来了精神,身形闪进脚下一引,上面着实一拳,一下把这山东大汉打个“仰八叉”。
那时候白国栋好动手,没少在实战中印证自己的修炼,如今他岁数大了,修养深了,心性却淡了。200611月的一天,一个黑壮的汉子来到八一公园四处打听“谁叫白国栋”,见了面就提出比武,说要“见识见识白老师的真功夫”,白国栋就尽力推辞。黑汉子哪里肯依,百般求试,白国栋无奈只好与之动手。黑汉子是练形意的,出手很重,白国栋一个掸掌拦住对方的手,回身就是一脚,但他中途却把劲收住,使脚轻轻挨上他的小腿迎面骨,侧身一拳轻轻蹭在他的鼻尖上。黑汉愣了一会,告辞走了。
先生讲:“比武要脑子快,练功要多琢磨,要练出自己的东西来。”他讲“外上打”,前手一捋,后手一压,要防备对方“转环手”,所以要不急不缓恰到好处,手上要带“沾”劲,身子要往上欺。别人练“顺手楼”是一只手搂,另只手打,他是抢步进身,一只手连搂带打。有时师兄弟跟他比手,左攻右打就是打不着,就停下来纳闷,白国栋就解释:“这就是腋来式的‘磨砖脐不转’,没别的。”
白国栋认为拳是人编的,不能因循守旧、泥于成法,但“老拳如古董,不能乱改”,脆八翻就是这个样,你改了再叫脆八翻就混淆视听了,而明明是自创的套路却伪托古传,就更不应该。白先生曾根据自身特点,把“一步三拳”的弓步变为自然步,把走一步打三拳改为走一步打一拳,他自己这么练,教徒弟却仍依“古法”,讲究“跟老师学什么样就教什么样”。
当年于伯谦先生下放离开沈阳的时候,大家就跟着白国栋练,很多师兄弟的拳是白国栋教出来的。但多年以后,一个在全国很有名的师弟还专门来找他学习昆吾剑,他却婉言推辞了,因为这个师弟打拳头摇尾晃,身法已经走形太多难以改正了。白国栋不想让老师的东西被糟蹋。
1979年开始,白国栋自己带徒弟。他的想法是“老师带徒弟不同于韩信带兵,可以多多益善,多了老师带不过来,就会降低质量。”所以他每次带弟子不多,一次也就一、两个,加上他生性淡泊、不事张扬,教了多年,身边弟子只有10来个,还分布在沈阳、辽阳两地,而且大的已知天命,小的也过而立之年。这些弟子个个都很精悍,曾得各类金牌80多枚,有的还挟技独创少林寺、陈家沟、甚至国外黑拳市场。
白国栋虽说对名利淡泊,却疾恶如仇。对不讲诚信、无视师长、沽名钓誉的行为非常痛恨。他教弟子时就总讲:“翻子拳就是一种刚正的拳,心怀鬼胎的人练不了,也不配练。”白国栋讲究翻子拳不光要打出“密如雨”“一挂鞭”的脆快劲,更要表现出顶天立地、刚强正直的气概,少了这股子气,翻子拳的精气神就不存在了。
2000年白国栋退休以后,工厂随之倒闭了,虽然每月只有500多元的退休金,但他从来不向弟子收取分文,就是弟子给他送礼、拉他去饭店,他都断然拒绝。他每天去公园练功,有空就提笔整理心得体会,乐天达观,从不怨天尤人。
20061126,螳螂拳大师王庆斋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在辽宁宾馆举行。仪式结束后,当主持人一宣布武术表演开始,大家的目光就“刷”地聚到白国栋身上。白国栋笑笑,脱去外面的羽绒服,穿着厚棉裤、棉鞋就上去了。从他的腋来势一亮,观众掌声就响起,直到到他一趟脆八翻打完,掌声还持续不断——掌声中夹着纷纷赞叹:“果然老当益壮!老而弥坚!”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其实白果栋60年代初是参加过武术比赛的,好象是在辽宁省武术比赛中名列前茅,还有他的同学张世忠也取得好成绩。两人在这次比赛后被吉林省武术队选中。但白没去报道,去青岛读书了。张去吉林队训练了一个月又跑回沈阳了。当时,对搞体育的不是很看好。那时还没有人口数量爆炸,学习就业不向现在这样难。一般人家都希望孩子能读书进国营单位。所以不去体工队也正常。沈阳比白国栋年轻的一些武术人佩服白,有部分原因也在于白早早就在武术比赛中展露过头角了。白担任过企业领导,和他谈话中可以感觉到,这不是个普通工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