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帖 怀着一颗爱国心----再记著名武术家郝鸿昌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3-8-9 11:29 编辑

转帖

怀着一颗爱国心-----再记著名武术家郝鸿昌





     一九八六年六月,山东潍坊体育馆举行盛况空前的第三届全国武术对抗项目表演赛。四面高手云集,展中华武术风采;八方名师荟萃,扬技击真谛精华。战幕拉开,一位古稀老翁表演了拿手杰作“八极拳”,但见他功底深沉,拳法清晰,动如崩弓,发如炸雷,疾如闪电。这位老人就是曾在昆明以“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而闻名的著名武术家郝鸿昌,现任上海精武体育会武术散打教练、上海工人武术队顾问兼总教练。

       最近记者拜访了七十七岁高龄的郝鸿昌。郝老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操着浓重的乡音告诉我们,他的老家河北沧州县离武术大师霍元甲相隔大约六十里。受乡风影响,他六岁随父学拳。一九二九年,郝鸿昌只身离乡到南京报考中央国术馆。从此在武林高手张宪(既中央国术馆副馆长张骧伍将军)、王子平

等人的指导下专心习艺。他那苦练不懈、孜孜以求的精神,舒展挺拔、顿挫有神的技艺,

每每赢得名师欢欣。苦练三年,他精通各路拳术、器械、摔跤和散打,

尤其擅长八极拳。

后于一九四六年升任为中央国术馆教务长。



    “郝老,听说当年您在昆明‘凳打一条街,孤身敌百人’此事曾轰动一时,请谈谈。”记者提出要求。“那是一九三九年春天的事。南京沦陷后,我随国术馆辗转至昆明。一天,我去理发,刚剃了半边头,忽然听到街上一片喧哗,店老板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说:‘强盗抢东西……’。我顺手抄了一把长凳跑到街上一看,大约有百来个歹徒头裹毛巾,手持长矛、苗刀正在穷凶极恶抢劫。那时我才二十八岁,血气方刚,我高声吼道:‘住手’!他们见我孤身一人,便似恶狼扑羊团团围了上来。一个歹徒端着寒光闪闪得长矛直刺我的咽喉,我舞起板凳来了个‘拨云见日’,接着使个‘泰山压顶’,那家伙顿时趴在地上,口吐鲜血。其它歹徒一见此状,胆怯的往后缩,几个胆大的举着苗刀,一齐冲上来,我手挥板凳高架低档,声东击西,左冲右撞,脚也不偷闲,忽而‘扫荡腿’,忽而‘连环鸳鸯腿’……整整打了一个小时,这帮乌合之众被我打得抱头鼠窜。第二天,昆明报纸用了很大的篇幅详细报道了这场风波,于是我名声大噪。其实,有不少过誉之处。”



    记者接着问:“听说一九三五年有个日本浪人也来挑衅砸了国术馆的牌子?”“确有其事。”郝老呷了一口茶,慢慢叙述道:“那时候,日寇占领咱们的东三省,一帮日本浪人到处惹事生非,耀武扬威。那年秋末的一个中午,一个日本浪人自称是什么日本‘拳击九段’来到国术馆对着牌子脚踢拳打。我那时初生牛犊不畏虎,忙向馆长张之江将军请战。馆长点头首肯,关照我多加小心,打出中国人的威风来。可一交手,那日本人却不经打。咱们有句行话,叫做‘当场不让,手下不留情’,更何况我打的是横行霸道的东洋人!我用拳术散打对付他。仅仅较量了三四个回合,那日本人就血流满面,捂着鼻子,嘴里叽哩呱啦乱嚎,在中国人的哄笑声中败下阵来。”

     记者瞥见玻璃台板下有一张孙中山先生的战友、国民党元老李烈钧将军的照片便问:“郝老与李先生有过交往?”“说起来,我还是李烈钧将军的老师哩。”郝老神采飞扬,兴致勃勃说了一段往事。“一九三九年,李烈钧将军因患高血压行走困难,进出都需要人搀扶。李烈钧听说武术可以治病,便礼邀郝鸿昌教习武术。两年后,李将军恢复了健康,健步如飞。李烈钧将军虽身居高位,但对郝鸿昌始终以‘老师’相称。从此,郝老便与李将军一家结下深厚的情谊,尤其李烈钧将军之子李赣驹(上海黄埔同学会会长)、李赣骝(民革中央副主席),至今往来不断。”

    回忆往事,郝老不胜感慨地说:“住在重庆时,我还和著名画师徐悲鸿先生常来常往。徐先生特地为我挥毫泼墨画了一副我在练武的画。遗憾的是在动乱的岁月里遗失了。”谈话中,记者获悉郝老兴趣广泛,除了爱唱京剧,爱踢足球,打篮球、游泳外,还喜欢绘画和书法。

   “原中央国术馆的同学现在遍布国内外,我想以武会友,加强与增进海内外武林人士的联系与友谊,为促进祖国的统一作点贡献。”在谈到他目前筹办的“同学会”时,郝老激情满怀地说。谈起为什么“隐居”三十年后又重返武林,郝老说:“武术是我国民族文化的瑰宝,又是一项传统的体育项目。现在国泰民安,政治清明,正是发扬传统武术、振兴民族精神的大好时机,我身为武林一员,应当竭尽绵薄、贡献余热。”

   摘自1987年6月16日“华声报”记者熊能、晨冰
感谢鞠师兄的支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