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帖) 是八极拳给我带来的烦恼吗? 双飞燕

是八极拳给我带来得"烦恼"吗?____孟村开门八极拳研究会会长:吴连枝

一 ”吴连枝教老外光是为了钱”
  诚然,近 20多年以来,因传播八极拳取得了点滴成绩,知名度也随之增加,我在国外,尤其在日本比在国内的知名度还高。这是我奋斗的结果,但我个人并没有“光为挣钱”,也没挣到钱。
在此我举两个教日本人的例子:
1 ,1982年6月2日,日本《泛亚细亚文化交流中心》以著名武术研究家松田隆智为团长首次访八极拳之乡_____孟村。可以说,这次接待工作,是我取得成功的开始,给日本八极拳爱好者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二年8月,松田隆智先生再次率团赴石家庄专程学习八极拳,(其中河北省武协还安排了日本友人学习“阴阳八盘掌”和“戳脚翻子”的内容)为期一个月。当时的河北省体育服务公司总经理张云光先生特邀我赴石家庄担任八极拳教练,住在“河北宾馆”。一个月的培训班办得很成功,日本朋友对教学安排感到很满意,省体委领导对这次教学过程也给予了充分肯定。在培训班即将结束时,松田先生突然十分不高兴地找到我说:"我们这次学习八极拳费用太昂贵了,收了我们7万元的外汇人民币,几乎让我倾家荡产!“当时,1万日元兑换101元左右外汇人民币,这样算来,松田先生一行将近花掉了700万日元的费用,确实是太贵了。松田先生接着又说:”下次我们是来不起了!我们跟你学八极拳实在学不起!”松田先生对我产生了很大误会。因这次培训是省体育服务公司组织的,我只作为教练身份出现,服务公司这一个月给我的教学补贴仅90元人民币,按当时的工资收入水平,自己还觉得给的不少。
2,松田隆智先生在中国学得八极拳回日本后,在本国的《福昌堂。武术》及一些相关刊物上大量发表文章宣传八极拳,于是,又引来了1984年8月日本武当派研究会七堂利幸一行专程赴石学习八极拳。省体育服务公司再次请我出任教练。从这之后,至1986年11月前,七堂利幸率团五次赴石家庄,孟村两地学习八极拳,但全部收入由河北省体育服务公司结算,给我的还是一点补贴而已。从1986年11月至1990年底的几年中,我应日本武当派研究会之邀,8次赴日讲学,其收入全部交与河北省体育服务公司,可我吴连枝只赚了一个”坐着飞机逛日本“的便易。


二,上级专项拨款50万元被挪用,3万元被私分
随着八极拳在海外的名声日高,孟村也因此被公安部列为首批“对外开放县”。1989年春,国家旅游局、河北省旅游局及沧州地区主要领导同时来孟村考察八极拳。我作为县体委主任向上级领导就如何利用八极拳这一地文化优势,转化成旅游优势,进而为自治县经济发展服务等设想进行汇报,得到了各级领导好评,领导当场拍板将孟村列为河北省八条对外开放的旅游专线之一,决定投资兴建孟村八极拳国际培训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上级第一笔拨款是50万元人民币。这笔款在建设银行孟村分行一存就是三年,原因是孟村是国家级贫困县,不能修建大型中心和楼堂馆所。后来,孟村调来了一位新书记,魄力很大,提出县财政再因难,也要筹建“中心”,我非常高兴。那时我已调到县人大工作,又跑到石家庄向省体委要了3万元(省体委的机关办公费)支持“中心”建设。但是我万万没料到,后来的“中心”被“孟村宾馆”和“职教中心”所替代,省体委给的3万元也被"中心”筹建办公室的官员私分了,而且还有人因此被判了刑。这一结果,使我想为孟村八极拳干点实事勃勃雄心受到了伤害,相比之下又具有很大的讽刺性趣味,它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烦恼”事情之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