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载---论八极拳的历史源流(枣庄--罗疃韩振德)

本帖最后由 鞠长辉 于 2016-1-16 11:27 编辑

论八极拳的历史源流


    要论八极拳的历史源流,首先要了解,何为八极拳。有人把八极拳说或写成巴子拳、耙子拳、把子拳,把计拳等,有可能是由于人的文化水平问题,把音同字不同而写错,或另有考究。即然名为八极拳,必定就有它深刻的哲理,八极拳者即为内存八意,外具八形,劲出八面,并以极字为宗旨,此拳之由来也。有人问八极拳是内家拳,还是外家拳,八极拳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属于内外兼修,意形具练,并以健身技击容为一炉。知道了八极拳的由来,到底八极拳由谁而创,又有谁来传,八极拳乃河南嵩山少林寺所传,由诗为证:“八极一步少林留,吞吐开合屈伸求。。。霹雳一声山岳动,金刚怒目注双眸”。 并有少林寺秋月禅师云:练到骨节通灵处,周身龙虎任游行,手力全凭足心印,一指霹雳万人惊,再者习练八极拳时无论省气发力发则金刚怒目,如寺院中金刚罗汉,怒目圆睁,再据张克明一系拳谱记载,吴钟在少林寺随老禅师习八极拳及气功。


     吴钟字弘声(1732~1822)回族,清雍正十年二月初三寅时出生在山东省海丰县后庄科村(后庄科后划入直隶天津府庆云县),卒于道光二年,享年九十岁。


     吴钟自幼酷爱武术,好结交朋友,凡闻有技击过人者必师事之,用功刻苦,因而武艺大进。吴钟十六岁时(乾隆十二年即1748年)拜马胜标为师习得太祖三十二势,少林刀法,经师十年即乾隆二十二年(1758年)其师身故。


     时有一老叟携其妻来访,钟与言技,知为高人,遂师事之。吴钟对师父师母的忠孝,深得二老喜爱,经师父细心传授,加上吴钟昼夜苦功,技艺益加精进。一天老师外出访友,吴钟去拜望师母。师母说:你练了多年苦功,究竟练到了什么程度,你练习让我看看。师母话音刚落,吴钟就将所学之功,尽都在庭院展示一番。演示完毕,师母说:‘可惜你数年苦功,而技未精到’。乃亲为指点其中之奥妙,吴钟这才知道师母也是枝击高人。吴钟本来就有多年苦功,已有根基,再经师母细心真传指授,下场指点,遂豁然贯通。有道是有苦功无真传,练到白头也往然,有真传无苦力闹一辈子亦不精,老师访友归来见吴钟演练、技艺大有精进,就询问其妻,妻具以相告,老师说吴钟之功夫本有根基,经你倾囊相授,他的技艺已经超越我们了,此处不可留,二老遂和吴钟辞别。


    吴钟为求深造,于乾隆年(1760)28岁的吴钟携资嵩山少林寺,拜寺内老禅师为师,练习八极拳、气功三年,深得师法奥妙,精通技击过人,随别少林寺,辞师下山。

     下山后曾遍游大江以北各名山都邑。32岁时,游至陕西延安西北梭罗寨,跟赖魁元认师,师感其诚收为徒,学习六合大枪法三年。吴钟大枪技艺大成后35岁(1767年)重返嵩山少林寺,与寺内师兄弟较大枪皆胜之,其师即当家老禅师赞之曰,真乃神枪也,并悬扁额于山门,自以神枪吴钟而得名广为流传。


    吴钟经数载的苦功,遂精通八极拳,六合大枪法,乃各种器械。吴钟归里后在山东、直隶两省一带,以保盐镖为业。并在天津开场授徒,在此期间,有康德力与李章者,也为拳术界之魁手也.吴钟与他们结为莫逆之交,康精通棍术,钟精大枪法,李精贴身短打,江湖中说“康德力的棍,吴钟的枪,贴身短打数李章”之荣誉。


    在天津设场期间吴钟便将自己所学习实践经验体会加以整理,归纳形成,独有风格的八极拳,枪、刀、剑、棍等体系,独立门户,开户利业。

     
     由于天津武场学徙均不堪其苦,均半途而废。吴钟便返里后庄科成家立业,40岁(1772年)时,生一女,取名吴荣。吴荣自动随父习武,长大成人后更精八极拳术,六合大枪法等诸多器械,如六合大枪、骠摇刀(六合刀)、行者棒等。

    据罗疃拳谱记载,乾隆五十六年(1791)吴钟五十九岁时,沧州东南孟村镇丁、吴二家为大户,人称丁吴二院,托友人竭力邀请吴钟到孟村镇传艺,开场传艺吴永丁孝武。孟村镇吴永(1778--1852)也练武多年,与吴钟相见言技至为投契,经叙谈为同宗,永尊钟长辈,并拜钟为师。本村丁孝武(1775-1848),也一同拜师,吴钟将八极拳术、六合大枪法、乃各种器械传给 丁孝武、吴永二人,传艺十六年(1807年)。之后吴钟在后庄科、孟村镇两地来回指导后学传人。


     嘉庆二十四年(1819)钟公87岁高龄由女儿女婿接回老家后庄科村为其养老,道光二年钟公归真于后庄科村,享年九十岁。


     丁孝武、吴永二人大精其术为当时武术界之铮铮者,分别在孟村镇设场授徙。吴永将其术传本族侄吴坤、吴凯、吴梅,本村王长锡、王世同等。丁孝武传本族、丁怀德、丁万和、丁占田、丁尚坡等。此时罗疃李大中(1810-1874),于1840年拜丁孝武、吴永二位为老师。而后罗疃张克明(1812-1882)亦到孟村拜吴永为师,为得师父喜悦,张克明卖了一头小毛驴给吴永老师买了一只他特别喜欢的画眉鸟,吴永见他会来事又聪明好学、又能吃苦、仁义孝道非常满意,经过吴永2年考验,于1843年收其为关门弟子。


     这期间吴钟之独女吴荣常到孟村丁吴二师弟处帮助授徒,通过细微观查罗疃李大中、张克明二人的资质聪慧深得吴荣喜爱,于是就向丁吴二师弟说,愿将罗疃李、张二人在自己名下为八极拳弟子,丁吴二位师弟欣然应充,为庆祝此事在孟村大摆宴席筑台唱戏三天。于是张克明、李大中的名字归在了吴荣名下,但他二人得师姐弟三人(吴荣、丁孝武、吴永)的亲传指授。于是,张克明、李大中研练武功更加如痴如醉。孟村距罗疃近二十里路,农闲时在路上都是练着去,练着来,历经数年苦功,功夫已大进。刚开时李大中入门早去的次数多,落下的功课就有李大中师兄替师代教。


     有一次刘家庙有一个主持僧人,听说罗疃李大中、张克明二人八极拳功夫精深,便在孟村罗疃路上,将张克明截住非要比试武艺。张克明心想正好印证一下自己所学功夫,说时迟那时快,张克明一拳奔僧人打来,僧人不跺不闪,封住门户,下蹲成骑马式。僧人见拳到用右手旋腕,张克明见拳走空顺式来了个顶击抱肘,僧人左手又划开张克明这一肘,这时张克明瞬间改变了招术,丢手不丢肘,丢肘不丢靠,气贯丹田“哼”一声,僧人的骑马势滑击几步远连声说“好招、好招,有突无胯”,张克明不得其解,甚为纳闷。遂到孟村镇问其师父,吴永说,你师兄没有告诉你吗?自此吴永、吴荣就给张克明单独讲了关于“突胯”的练法及实用方法,张克明茅赛顿开。张克明马上又与那僧人比试,还是用的那一招一式,这一次却大相竟庭,这一招过后,僧人竟被打倒身后五六米远,躺在地上连说,我这回真正领悟到八极拳的历害了。


     关于八极门与“突胯”问题诸多练八极拳的讲“挨、膀、挤、靠、崩、撼、突击等”,唯罗疃张克明系张景星,又专一单攻地传授给了他的弟子们。“突胯”的技艺在今天的兰州、长春、北京、天津、秦皇岛、台湾、西安、上海、枣庄等地传承。五世韩惠卿之子韩洁泉又特别讲论,挨、膀、挤、靠、突、胯这六个要意。


    在此还要说一下,八极门还有一套八大招,是八个技击性极强的摔、打、缠、拿、靠等实战方法




    八极门的六大开就是顶、抱、单、提、胯、缠六种攻击之术。“开”就是打开门户,开门而进,故又称开门八极拳。根据谱中记载,一打顶肘左右翻,二打抢肘顺步赶,提胯合练单阳打,须步绕身便是缠,翻身顶肘堂中立,打开神拳往后传。六个不同的技击组合动作左右练习,来回趟运行练习,以求精纯。罗疃张家在张景星、李书文前辈时引进金刚八式后,又把折缰、朝阳手两个大招加入六大开体系中。

     罗疃李大中、张克明、技艺大成后,李大中回罗疃老家,于1847年创办罗疃把势房(张克明辅助),培养弟子黄四海、杜风元、张化龙、儿子李贵章,李贵章传子李万成、弟子王锡庆、张庆恒等。



     1852年,张克明又独立开办了罗疃北把势房,培养弟子黄四海、儿子张景星。张景星与师兄黄四海主持张家北把势房,师兄弟俩共培养了王钟铨、李书文、张毓衡、韩惠卿、马风图、马英图等六位闻名全国的精英。这六位先贤是沧州武术代表人物,系统完整地接受了黄四海、张景星二公八极拳的精奥出神入化的枪法、拳法,使他们个个成了绝世高人。正是这六位先贤,从罗疃把势房走进了皇宫内院,官衙府邸,军将行营,央馆省馆。有北李(李书文)南韩(韩化臣)无敌将之誉,使八极拳的名在中华大地响彻云霄。清末民初是八极拳发展最为辉煌阶段,今天八极拳的发展可以说是这六位先贤奠定的也不为过。他们的弟子、弟子的弟子遍布中华大地,遍布亚、欧、美等诸多国家。特别是五世李书文深得大枪奥妙,国术界人称‘神枪李’荣誉。

    公元一九二八年即民国十七年,五世韩惠卿、马英图应南京中央国术馆聘请担任一二期班八极拳教授,并参加第一届国考擂台赛,二人以央馆教授的身份参加擂台赛获37名优等之列。八极拳被中央国术馆列为必修课程,也就是说得到了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发扬广大,在黄埔军校将官及军队推广宣传,若没有国家政府或军团、学校组织等,推广发扬,民间传流一席之地在那封建年代,不足300年的时间内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动乱年代,八极拳门人,虽经历了死阴的幽谷,荧荧残存,但八极拳的名、八极拳的魂、八极拳的后来人没有倒下,星星之火已成辽源。


    愿吴钟八极拳的后代子孙,世代彼此相爱,同心同德,使八极拳健身与技击,这一文化瑰宝发扬广大。



                   吴钟八极拳研究会副会长 枣庄 韩振德 (中央国术馆八极拳教授拳术科长,黄埔军校教官,---韩公惠卿之孙)



                                                                                                                   二0一二年七月八日(山海关占春杯八极拳论文)
李元智、李学义、赵树德担任黄埔军校南京本部教官;赵荣林、郝鸿昌担任黄埔军校分部教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