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白兄看到信息吗?能弄到吗?
24# 张如忠、 看到了 ,我帮你联系一下赵宏旭先生.
( 书接上回)在与师兄弟练拳的间歇时,家父常听师兄们说起师父对他的赞誉,师兄们说:师父常夸你,说你厚道,性直,忠诚,品质好,悟性也好.家父也能感觉得到,平时练功对家父要求最严.大伙走后,还让家父练,差一点也不行.甚至一个式子连续打一百次,不够数,不够标准,就不让睡觉.这是一段多么难忘的师徒之情啊!
      岁月无情,一九五二年秋钱爷因病不幸去世;一九五三年的秋末,杨爷也因病辞世,二位恩师的先后离去令家父万分悲痛.
本帖最后由 白中奇 于 2009-5-29 10:10 编辑

<六>

          一九五三年岁末,我一近宗二爷赵金田来找家父(二爷是天津绅士),说是让家父到他家去见一位武林高人.此人是他的盟弟名叫吴秀峰,是孟村正宗八极拳吴家的. 家父时值杨钱二位恩师相继离世,尚无新的老师再传武功之际,突然听说有正宗吴家八极拳高人就在二叔家不由得一阵惊喜!
        二爷引荐后,便让家父拜盟叔为师.家父见这位盟叔一副很寻常的样子,心想:"他真有功夫吗?"
      吴秀峰先生似乎看出了家父的心思,就提出过手三招,他若输了,自然就做不了师父;尚若赢了,家父拜不拜师,他不勉强.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家父当然要抻量抻量这位盟叔的真实功夫了.
两招过后家父甘拜下风,随即跪地便拜.并将盟叔接到家中.盟爷爷非常高兴,我二大爷,二娘,三大爷,三娘,我母亲也都特别高兴,因为那时的老人们都重礼仪重乡情,更别说是乡亲加盟亲,又加师亲,这三重亲切的关系使得家父哥仨对待盟爷爷就像亲老子般的侍奉.
      盟爷爷这一住就是三年多,期间盟奶奶和他们的三闺女也经常来住些日子.(若不是五七年公私合营,盟爷爷觉得住着不大方便,他老人家肯定还会住下去的!)
因为我家有把式场子,家父随杨师练艺时,添置了许多兵器都排列在兵器架子上,还有石墩子,石锁,大水缸等.盟爷爷先前收的那些徒弟们就都到我家来练功了.像王景祥,张学元,田金钟,陈福祥,周广元,刘文虎,王树林,王树亭等师大爷,还有刘兴华师叔,及几位大师兄也经常去,如冯疯子,李青山,邢华庭等.
在天津西广开一带,从沧州迁过来的老乡特多.马庄子的也不少,大家没事就经常到我家来.见我父亲又拜了师傅,而且还是老乡,又是盟叔,就有不少人也拜盟爷爷为师,其中有我三娘的妹夫陈殿元(原沧州圈子)住东甥里.
         
                                                         <七>
      五七年春,家父哥仨的公司被公私合营了,原先雇的几个力巴成了工人,体制变了,盟爷爷感到再住下去怕给哥仨造成不便,就让我金田二爷(他的盟兄)给他找了个在工厂看大门的工作,这才依依不舍地从我家搬走.
因家父早有强式八极拳的底子,所以在跟盟爷爷练他的八极拳就不觉得吃力,毕竟都是大同小异的东西.盟爷爷的拳势比较灵活,而家父由于练了几年长拳,故而学起盟爷爷来就非常相像.
      家父与盟爷爷三年多的朝夕相伴,套路很容易地学会, 家父更多的是从盟爷爷那里学到了许多临阵应变的技战术实战应用,及对八极拳真谛探讨的精神.
盟爷爷对家父说:"我不封建我不反对学别的门的东西,我也学了不少.关键是把学来的东西能揉到自己身上来.""你看你,八极拳也练了,少林拳也练了,形意拳也练了,这个几年,那个几年,哪个才是你自己的东西呢?你要把它们揉到一块儿.""我只练八极拳,练了几十年了,自己认为还不行.因为我对八极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境界还不太清楚,所以我才走江湖,会会各地各门派的高人,砺练自己的功夫,增长一些见识从人家那里学习好的东西一招半式也好,一点心法也好,加到我身上.你也看到了,我练的八极拳跟老八极不一样,身法,手法都比老的活的多,这都是我改进的."我希望你以后多动动脑子,把少林,形意的好东西加进咱八极拳里,不要傻炼人家的套子.""咱八极没啥理论我又只会练不会写你有文化以后得走走这方面的脑子.------."
遵循盟爷爷的教诲和嘱咐,家父开始对八极拳术有步骤地进行训练和研习,并且将长拳翻转灵活的身法步法,形意拳起钻,落翻的手法及出手如钻回手似镰的技法揉合到八极拳寸接寸拿迅猛爆发的八极拳之中.
在这期间,家父仍和形意拳师叔赵华章先生保持往来关系,并不断从赵爷那里得到形意拳学的精辟指点,这对家父在八极拳的研习中受益匪浅,同时也使得自己练习的八极拳自成风格.

                                                                             八

         一九五八年,由于大炼钢铁运动的兴起,我家附近的一家工厂扩大厂区为炼钢之用,便收购了家父哥仨的公司(个人利益首先要服从国家利益,这是永远的真理,公私合营的新型资本组合是当时的国家政策,也是必须服从的.)先是在西南角为我二大爷一家调剂了一处住房(里外间),在东南角为我家和三大爷家调剂了一处住房(大杂院).后因哥仨感到分开后失去了往日的热闹,就多次找到工厂要求重新调房,终在六零年,在河北区小关大街找到一处哥仨三家重又住到一起的院落.
五八年这年,家父收了第一个徒弟,也是沧州人,是马庄子的姑爷,叫赵宝歧,住广开大街。他比家父小几岁,我们称呼他赵伯。
        小关大街离狮子林桥不远,桥头有个小花园,从我家走着去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家父晚饭后就到那里去练拳。
        那个小花园离赵华章师爷的住处很近,赵爷就住在望海楼身后的金家窑大街四条胡同。赵爷晚上也到小花园来,这样家父就能经常和赵爷在一起,向他老人家学习了。
赵爷身高一米七八以上,富态文雅,梳大背头,时年53岁。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和儿媳都是教师,二儿子在东北是名牙医,三儿子在北京,大女儿是卫生大队大夫,二女儿是天津市总医院超声波技术员。

      赵爷对家父勇于探讨八极拳学说,勇于研创新的八极拳法表示赞赏和支持,毫无保留的把王乡斋宗师内家功法手册及他本人研悟多年的形意拳功法心得笔记传送给家父。

       赵华章师爷这种宽怀无私的情操,提携后学的大师风范,毫无门派分别的品质,深深感动着家父。老先生明知家父现今已是八极拳传人,家父研修的形意拳功理功法只是为着八极拳学的充实提高,仍能满腔热忱的耐心细致地向家父传授自己研悟的形意拳学心得诀要,这种高尚的品质非圣贤之人是难以具备的!这种发自内心的真情传授,也只有得道者才能坦诚!

         家父称赵华章师爷是圣人,是圣明之人!
是年,在小花园里,有三位练少林拳的青年向家父拜了师。他们是赵宝泉,赵永泉哥俩和师兄马德林。他们住在离狮子林桥不远的鸟市(估衣街附近)。小花园也是他们哥仨常来练拳的地方。
      赵宝泉身高一米八六,永泉也有一米八二,都是宽肩背厚的壮小伙,马德林个头不高,约一米七五左右,机灵干练。别看他个头不高,就是这么一个人,六七年在(三五二七军工厂)厂里,曾凭一根拖布把冲破大联筹数十人仗刀持棒的包围,从厂里一口气跑到我家。
白兄今天早晨有一个帖子是鸿义师兄的找不见啦!是赵老爷子创阴阳八极拳的,看了一半电脑有故障没看成,真遗憾!拜托找找。
好的,我问一下严龙兴专家!
“一九五三年岁末,我一近宗二爷赵金田来找家父(二爷是天津绅士),说是让家父到他家去见一位武林高人.此人是他的盟弟名叫吴秀峰,是孟村正宗八极拳吴家的. ”
.""咱八极没啥理论我又只会练不会写你有文化以后得走走这方面的脑子.------."

真没啥理论吗?
.""我只练八极拳,练了几十年了,自己认为还不行.因为我对八极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境界还不太清楚”
.""我只练八极拳,练了几十年了,自己认为还不行.因为我对八极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境界还不太清楚”
鞠长辉 发表于 2009-8-14 14:18
吴秀峰先生对赵福江的确很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