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众位师兄,请帮忙把前几天有关赵老前辈论诉阴阳八极拳功法的帖子找一下,我没看完。里面内容是关于八极拳站桩的独特练法,和以前两仪桩作为桩功的说法大不相同。恳请众位师兄们费心!
赵家哥俩身高马大,擅长青龙刀和六合大枪。马德林擅长的是行者棍和提柳刀。(现今都是年近七十多的人了)

                                                                (九)

        一九六一年,我家院对门的孟大爷(孟宪思)是练太极拳的,身高一米七六左右,背厚腰圆,有把子力气。一日和家父在大门口唠嗑,话里瞧不起八极拳,提出和家父推手,落败。又提出过招,有落败,心悦诚服,遂拜家父为师。
         过了几天,孟大爷(家父让我们仍这样叫)领来他表弟崔仑山(也比家父大)与我父亲过手。
         这个崔仑山个子不高,一米七三上下,身材瘦俏,特别爱动。他也是练太极拳的,据说在中山公园是推手大王,博得“中山大侠”的美誉。
         结果,崔败。欲拜师,家父不允。因其在太极门中的身份和辈份都是说得着的人物。崔无奈,自此以晚生谓己。遂将己弟崔嵩山(会摔跤)领来拜在家父门下。
崔嵩山比其兄高了很多,在一米八以上,力量很大。在狮子林桥河堤上,家父为他纠正小架时,他突施暗手,欲将家父掀翻,在这冷不防的情况下,家父很自然地顺势一带,就将崔嵩山按趴在地。
      ( 崔嵩山六六年与我三大爷家的大姐赵洪英结婚,一年后,大姐难产去世)九七年,崔仑山以晚生称,为家父题词“艺胜先贤”。

                                                                  (十)

              自从五八年大炼钢铁,那家工厂收购了我家的宅场,家父哥仨就都重新找了工作。家父的工作单位是中保友谊葡萄园农场(今王朝酒业有限公司)。
崔嵩山比其兄高了很多,在一米八以上,力量很大。在狮子林桥河堤上,家父为他纠正小架时,他突施暗手,欲将家父掀翻,在这冷不防的情况下,家父很自然地顺势一带,就将崔嵩山按趴在地。
      ( 崔嵩山六六年与我三大爷家的大姐赵洪英结婚,一年后,大姐难产去世)九七年,崔仑山以晚生称,为家父题词“艺胜先贤”。

                                                                  (十)

              自从五八年大炼钢铁,那家工厂收购了我家的宅场,家父哥仨就都重新找了工作。家父的工作单位是中保友谊葡萄园农场(今王朝酒业有限公司)。
由于家父勤劳肯干,为人诚实厚道,被选为组长,晚上值班就住在大队办公室。大队部旁是大礼堂,那里每天晚上都聚集不少练大洪拳的,有本厂的也有附近村子的。
       一天晚上,办公室突然进来两个人,“找谁”?队长王景山问。“找赵福将赵师傅。”其中一人答道。家父一看认得,一个是木匠张师傅,一个是瓦匠苏师傅。
       “二位师傅找我有事吗?”家父问。“听说你功夫不错找你学两招!”木匠张师傅语气中带有挑衅意味。家父向他们客气地说:“我哪有嘛功夫,瞎玩而已。”
       这时队长在一旁插话了:“赵师傅,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你就给他们露两手."
       "就是,露两手让我们瞧瞧!”木匠张师傅话中带把的定了一句。
       家父见他们不客气的表情,就说:“好吧,把你们练的让我开开眼吧!”
由于家父勤劳肯干,为人诚实厚道,被选为组长,晚上值班就住在大队办公室。大队部旁是大礼堂,那里每天晚上都聚集不少练大洪拳的,有本厂的也有附近村子的。
       一天晚上,办公室突然进来两个人,“找谁”?队长王景山问。“找赵福将赵师傅。”其中一人答道。家父一看认得,一个是木匠张师傅,一个是瓦匠苏师傅。
       “二位师傅找我有事吗?”家父问。“听说你功夫不错找你学两招!”木匠张师傅语气中带有挑衅意味。家父向他们客气地说:“我哪有嘛功夫,瞎玩而已。”
       这时队长在一旁插话了:“赵师傅,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你就给他们露两手."
       "就是,露两手让我们瞧瞧!”木匠张师傅话中带把的定了一句。
       家父见他们不客气的表情,就说:“好吧,把你们练的让我开开眼吧!”
张说行,冲着家父亮了个架势。家父突伸右手抓住其手腕,听其劲力之走向,随之向右一接,一送,张师傅就倒在了地上。就在这瞬间的家手中,那位苏师傅也做好了应战的准备,此时他背朝门口,家父一上步一个托窗,双掌向他托去。苏师傅根被拔起,蹬,蹬,蹬倒在门外。起来笑了笑说:“好,以后有功夫跟你好好学学。”扭身扬长而去。
        过了几天,他们的师傅刘某(隐去取名)找到家父,让家父到汽车队车库去。这个刘师傅在当时很有名气,周围十里八寸的徒弟不少,他这是给那俩徒弟找面子来了。
       中午吃完饭,家父到了车库,一看刘师傅正等着呢。家父问:“刘师傅有什么事?”刘师傅说:“跟你学习学习。”
       家父说:“互相学习。”然后对刘师傅说:“可有一节,今个这事咱俩对谁也别说。”刘说:“行。”
吴连枝歧视赵前辈,忘恩负义缺德啊!
鄙视忘恩负义的小人!
六零年至六三年,三年自然灾害,人们都在节粮度荒,葡萄园里的作物可就遭了殃。一到葡萄的成熟期,场里就设岗放哨,三个班共多达一百三十人,还有十二名集中成员。而这十二名集中成员是场部挑出来的练家子,会什么功夫的都有,家父是队长。
   指挥部设在场部大楼,党委一、二把手亲自坐镇指挥。园区四周有铁丝网围场,又有若干站岗人员四处放哨,看上去谁要想私自进场偷盗插翅也难。
   其实不然,只要来盗就不是一、两个,都是成群结伙的来。十个八个是少的,多时四五十人都有,铁丝网根本挡不住他们。而且、葡萄园农场四周都是村庄环顾,都是防守重点,所以简直是防不胜防。
   有天中午,家父正在宿舍午睡,突然生产队长王景山急匆匆跑来将家父叫醒说:“老赵,赶快起来看看去,进来三十多个,场长轰他们不走,场长急了,让我来喊你。”
   家父到那里一看,场长,股长都在那里,两下里正叫着劲呢。
   进来的这些人气势很凶,手里都拿着扁担、镰刀耀武扬威地向场长叫板,气的场长张莫棠(转业营长)握着拳头对家父命令道:“你把他们的家伙给我下了。”
   当家父凑近劝说他们时,有一人举着镰刀冲家父说:“离远点,近了,搂死你。”
   他这一举镰刀,把家父的火气激了上来,猛近身,左手反把捉住其执镰右腕,一拧巴,右手一个挫掌切向其脖腮,一个拧身将其摔个仰天倒,镰刀就到了家父手中。
   这一下,这伙人起哄了,举着镰刀,拎着扁担就围上来了。又有一人真的向家父搂来,就在即将砍下的时刻,家父左滑步贴身,右手托其执镰右肘,左手一个“袖底摘桃”,右手一个“问心掌”将其摔倒,镰刀顺势就夺到了左手。
   说时迟那时快,家父指东打西,夺了这个的扁担,又夺了那个的镰刀,一眨眼的功夫,就夺下了一大堆。
   有个小伙子像是急眼了,抡起扁担向家父劈来。家父往右跨一步,让过劈下的扁担,左手反抄其左臂,右手同时推向其左肋腋,很轻松的将其摔倒,但其仍抓紧扁担不放。
   有些人被家父的神勇震呆了,余者就不敢近前了。
   因家父有言在先;放下家伙、有话好好说,要不然自找苦吃。所以,还有拿着家伙的就都放在了地上。
   其中有个自称叫王文元的问家父叫什么?股长董学晋(保卫股长)告诉他:“他姓赵、沧州人。他好认,秃脑门。”王文元说:“好、外面见,你别走单了。”
   一天下班,家父在路上看见有六七辆自行车两边挂着大柳筐迎面而来,打头的像是王文元。家父就对同回家的同事说自己有点事。让他们先走(其中有个女的,我叫她黄姑),自己就下车等着。
   等那伙人到了跟前,家父叫到:“呦,王文元么,寸啦。今儿个我走单了,下来吧!”
   王文元一看是家父,笑了,立即下车,冲我父亲说:“大个儿,还记着那,不打不成交么,来、来”伸手从筐里抓出两条大鲤鱼给家父,“拿去吃,算了,从今往后咱们是朋友。”家父不要,王文元不依。
   日后。家父到刘安庄找过王文元,但都说没这个人,看来是个假名字,他怕报复吧。这件事,家父始终没对家里人讲,还是队长王景山到我们院他姐姐家串亲时到我们家看望我父亲时对我们讲的,听的我们心里都怕怕的。家父说就怕我妈妈害怕,才没说。
赵福江先生是榜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