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前几天偶然看了武林大会的八极拳比赛,还是去年的水平。其实击中率还是蛮高的,甚至比散打和拳击比赛的击中率要高,但就是击中也没多大效果。什么问题啊?反映出拳脚击打力度不够。为什么力度不够啊?平日训练就没注意发展击打力量。人家散打,一个腿法要练习上万次。拳击,一个直拳每天也要打几千次。我们大部分武友每天净练套路了,怎么可能练出击打能力呢?当然套路要练,我也不否定套路的文化意义,但练好套路不是武术的目的。能不能把套路放到一个恰当的位置呢?
武术被跆拳道踹出都市时尚──失落中的中国传统武术(上,下)

中国青年报2005年04月01日
记者 慈鑫


  人大武术协会推出传统武术免费班,却无人问津。而在北京东二环沿线不到两公里、租金极昂贵的区域,却聚集了超过4家跆拳道馆,且家家门庭若市。

  本报北京3月31日电

  在北京东直门外某跆拳道馆门口有这样一条广告语:“学习跆拳道,体验中国武术精神。”当各类规模不一的跆拳道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都市各处时,中国传统武术馆正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条广告语也正在传递着这样一个事实———曾经号称有亿万习武人口的中国,此时其最有创造力和潜在价值的的人群却是在依靠跆拳道体验传统武术精神。

  必须正视的是,拥有几千年历史的传统武术正在年轻一代中国人心中丧失立足之地,与此相反,跆拳道、空手道等舶来品却在中国许多地方不断升温,并已成为很多都市年轻人强身健体的首选,甚至成为一种时尚标志。

  传统武术在大学里已“奄奄一息”

  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的学生社团组织“武术协会”从去年开始取消了面向学生的传统武术教学,因为实践表明,传统武术对大学生的吸引力严重不足。人大武术协会原本为本校学生开设了传统武术、散打、跆拳道3个课余学习班,每班正常招生是30人左右,但在前一年,传统武术只招到学生10人,散打、跆拳道两个班的报名都是满员甚至超编至50人。当时,武术协会为了鼓励学生学习传统武术,还特别推出传统武术班免费学习的优惠措施,但效果并不明显。

  传统武术班的学生仅有10人,能坚持学完整个学期的学生最后只剩下六七个人。人大武术协会随后向全校进行问卷调查,结果表明,绝大多数学生希望参加武术协会的活动是散打和跆拳道。

  2004~2005学年,人大武术协会取消了传统武术培训课程,协会会长、人大环境系四年级学生易鑫对在自己的任期内武术协会放弃武术课的选择感到痛心,但他也颇为无奈:“作为社团组织,武术协会要有足够的人气才能生存。我们很清楚弘扬传统武术是我们创办武术协会的初衷,但我们也很现实地看到武术协会最终是要靠散打和跆拳道这两个项目来维持。但让我最难过的是,事实上跆拳道并不属于中国传统武术,而散打也更多的是包含拳击、摔跤等西方运动项目的构成元素。”

  人大二年级本科学生小王曾在体育课选修时学过武术,当时他学了一套二十四式太极拳。“我对武术课太失望了。”小王一说起选修过武术课还有些悔意,“那就像是一套广播操,学了24个动作而已,这难道就是武术吗?这样的武术,怎么可能能有防身功能?怪不得我看到的都是老年人在打拳。”

  实用功能,是绝大多数大学生学习技击类运动项目的首要原因,但更像是一套体操的传统武术却丧失了它原本具有的技击类运动项目的本质属性,据易鑫的了解,现在的大学生对武术的认识已经变成这样一个概念———“表演性强、实用性弱;虚幻性强(指电影、电视里看到的武术),现实感弱。”

  于是,在武术与跆拳道、空手道等舶来品之间,大学生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在中国人民大学新、旧两个体育馆内,目前有3个跆拳道班在面向学校或社会招生。在其他一些高校,学习跆拳道同样是学生中最流行的技击类运动项目,多数情况下中国传统武术只能依靠学校硬性设定的课程才能存在,而且很多学生选修武术都不是出于对武术的兴趣,而是为了获得学分。在有些高校,武术课不得不与散打、摔跤等项目合并,因为加上防身术的名头后就立刻会被学生另眼相待。这正如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员副院长徐伟军教授所说:“传统武术在中国大学里已经奄奄一息。为了进奥运会而对武术进行的表演性质改造,使武术越来越像体操、跳水,却让武术丧失了技击类运动的本我属性,也让整个武术教学陷入了重演练、轻实用的怪圈。”

  学跆拳道已成年轻人的时尚标志

  在时尚与实用上,武术在跆拳道、空手道等项目面前相形见绌。上世纪90年代中期才为中国普通人所接触的跆拳道,现在已经在中国许多地方风靡。其中的追逐者基本都是15岁~35岁的青年人。

  北京东二环东直门到朝阳门沿线,是北京租金最昂贵的区域之一。全长不到两公里,却在林立的高档写字楼之间,聚集了超过4家跆拳道馆,尽管这里跆拳道馆的价格要比在高校里贵一倍以上,但无论道馆的规模大小如何,每家都客源无忧。

  在某个周六下午3时许,20多名高中生在朝阳门的某家跆拳道馆上课,这些学生很多都是结伴而来,一名女学生告诉记者:“在我们同学之间,学不学跆拳道已经成为够不够酷的标志之一。”

  在这些中学生看来,跆拳道的道服、绶带仪式、礼仪等都很有特色和新鲜感,而且跆拳道的基本动作简单易学,长期学习又能体会升级升段的乐趣。而这些,都不是武术可以提供的。

  据道馆的教练介绍,中学生里能够长期学习跆拳道的比例并不高,大部分人的学时都不会超过半年,显示出明显的“尝鲜”特征,不过,因为初学的学生很多,因此,学生客流始终很大。

  在周一到周五,跆拳道馆的主要客源则是都市白领,其中以女性居多。

  一位公关公司的袁小姐每周来道馆学习两次,“我是纯粹为了健身,相比其他健身方式,我更喜欢这里明净的环境,而它的礼仪形式也让人感到一种精神内涵。当然在对抗练习中我也可以让自己发泄、放松。”

  袁小姐称学习跆拳道还有另一个想法,那就是“说不定在遇到危险时还能派上用场”。

  北京体育大学博士刘卫军是中国内地最早接触跆拳道的运动员,他编撰了大量有关跆拳道教学和推广的书籍,刘卫军认为,跆拳道在中国的火爆现象并不表明跆拳道就胜于中国武术,关键问题出在中国武术自身,“跆拳道等技击类项目都有过迎合市场需要的改造经历,例如道服、段位制的创造,而武术还没有做出可以迎合市场需要的改变。”

  据业内统计,目前北京市的跆拳道馆总数在200家以上,空手道、剑道等技击类运动虽不如跆拳道风靡,但受众人口也在不断扩大。在上海、天津、广州等大城市,这几项运动的发展现状基本雷同。


武术为进奥运变身“舞术”
──失落中的中国传统武术(下)

中国青年报2005年04月05日
记者 慈鑫

  习武17年的太极拳运动员小葛,因不适应在以柔克刚见长的项目中加进空翻动作,落下一身伤病,不得不选择退役。在北京申奥成功之后,为了加快武术进奥运的步伐,武术再次被强化竞技体育规则化、标准化的改造,结果却成了形似神不似的表演。

  本报北京4月4日电

  “我们现在所称的武术,实质上是肢解中国传统武术后,将其中某些内容再经过改造,从而形成的一个体育竞技项目。这个被‘创造’出来的武术项目是畸形的,它既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武术,又在推广普及中困难重重。”这是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副院长徐伟军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感慨,也是目前困扰中国武学界的一大问题。

  当武术为跻身奥运所做的努力进入到最后时刻时,却有大批武学专家对武术的现状提出质疑。

  竞赛新规则逼着武术向体操靠拢

  23岁的武术运动员小葛习武已有17年,今年他就将退役,因为浑身的伤病已使他无法再继续训练下去。

  2002年正是北京申奥成功的第二年,有关武术申请进入奥运会的各项准备也是在这一年全面实施,其中一项重大改革就是对武术运动竞赛规则的改变。这一改变令小葛以及所有武术运动员记忆犹新。新规则实行后,武术套路比赛的动作难度加大,裁判评分标准更接近于体操、跳水等观赏性运动项目。武术套路运动员不得不为了适应新的规则而改变训练方式,“我们开始追求空翻、旋转等难度动作,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像个体操运动员。但由于一些动作对于武术运动员来说难度过大,或是在强加入武术套路后很难演练,结果导致运动员伤病情况大量出现。”小葛说,除了年纪比较小的运动员外,大部分武术选手都对这次武术运动规则的改革感到失望,许多优秀选手都在这次新的武术规则实行后选择了退役。

  记者在采访徐伟军教授时了解到,传统武术因为没有规则、没有护具,始终无法成为现代体育比赛项目,武术要想进入奥运会,势必要进行改造。但作为技击类运动的武术却因为主观、客观的共同原因,最终却在被改造过程中远离拳击、柔道、摔跤、跆拳道等现代技击类项目,反而与体操、跳水等演练性、观赏性运动项目越走越近。

  最早在战国时期因为军事需要而出现雏形、在明末清初形成主要流派的中国传统武术,因为历朝历代统治者“禁武”的统治策略,到近代已基本演变为“以演练和功法练习为主,没有合法地位,没有施展场所,流行于民间,注重个人精神修炼、道德修为的技击类文化、体育实体”。这一主观原因使得武术的对抗、对练属性在公开、正式场合被极大削弱,武术的踢、打、摔、拿等实用技能因为“应用不得声张”,而只能通过个人演练的形式表现。记者在通过对若干位武学专家的采访中了解到,正是由于传统武术这一历史的、主观的原因,使得传统武术体现出更多的演练性而非实用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武术丧失实用性,事实上,武学界普遍认为,经过2000多年锤炼的武术在格斗技能上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然而,对武术进行的现代化、竞技化改造却在导致武术离本我属性越来越远。一位武学专家这样告诉记者:“柔道、跆拳道两个东方技击类运动项目先后进入奥运会,并在全世界普及,中国人希望武术也可由此在全球发扬光大本无可厚非。但我们太急功近利,没有负责任地为武术量身定做可以竞技化改造的适当方法。”

  武术的改造以肢解母体为代价

  在有关武术的网络论坛上,可以看到大量的普通中国人在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看到的武术只是一套动作表演,那些武艺高超的武术大师是不是只有在小说和电影中才有?”

  “武术首先就是技击类体育项目,它不是表演,它区别于其他运动项目的本质就是它的实用性。”徐伟军教授对记者说,“但我们现在的武术因为需要给运动员打分,需要有竞赛标准,结果一再夸大对动作演练的要求,事实上,动作演练只是武术的锻炼手段,而不是目的,就像是拳击运动员在打弹簧球练习一样,你能把打弹簧球练习这样一个训练手段等同于拳击运动吗?”

  然而,多年来在竞赛规则的左右下,武术重演练轻实用的弊病却在武术界不断扩大,以演练手段替代武术全部的狭隘偏见也在蔓延,许多武学专家不断提出,要让武术回归技击运动的本我,在民间推广普及武术的博大内涵,却始终阻止不了武术越来越向表演性运动靠拢的趋势。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之后,为了加快武术进入奥运会的步伐,武术再次被强化竞技体育规则化、标准化的改造,像体操和跳水一样,武术比赛项目的每个动作都有评分标准,难度越高得分越高,结果出现像小葛这样的太极拳运动员,在比赛中不得不加上诸如原地旋转一周半等难度动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葛对此哭笑不得:“以柔克刚为精髓的太极拳,却在打拳时突然来个原地旋转或者是翻转什么的,这些新加入的难度动作不仅于拳理来说毫无用处,而且还使整套太极拳显得不伦不类。除此之外,对从小练马步、打拳桩的许多武术运动员来说,做那些更像是体操的动作也非常困难。”

  畸形竞技化的武术已被武学界嗤之以鼻,有专家以“武舞”命名这样的武术。但更让武学界感到痛心的是,竞技化的武术和各种技击类运动舶来品大有取代传统武术之势,历史悠久、内涵丰富的中国传统武术正在夹缝中艰难生存。一些武学专家感叹:“武术不仅在武术界内变得面目全非,对全体中国人来说,也正在失去它的传统影响。”

  武学专家认为:“柔道和跆拳道的竞技化改造,是完整的拷贝母体属性,即竞技体育的柔道、跆拳道与母体的柔道、跆拳道本质相同,但武术的竞技化改造,却是对武术母体的肢解,是摘取了传统武术的演练表现方式,而放弃了传统武术作为技击类运动的本质属性。”一位武学专家痛心疾首地对记者说,“我们现在是以100%的精力去为不到武术10%的那部分服务,而忘记了大于90%的武术母体。”

  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得到、接触得到的武术只是真正武术的肢解部分时,当跆拳道、空手道等舶来品在中国大地上流行时,历史积淀深厚、分属种类繁多、踢打摔拿兼备、内外兼修的中国传统武术却不可避免地在民间,尤其是青年人中衰落。

  事实上,自进入近代以来,有关武术项目的竞技体育化改造和论证就一直在进行中,但多年的实践已让武学界的一些专家产生疑问:“内涵丰富的中国传统武术到底适不适合像柔道、跆拳道那样被竞技化?如果不能竞技化,或者即便是可以竞技化,我们又该怎样保存和推广传统武术这项流传数千年的中国文化遗产?”
韩起重读《道新拳论》(之四)——赵道新说:传统功法是低效的1

赵 道 新 说 :武 术 的 技 击 性 是 个 骗 局武林向来假象满天飞,赵道新生性容忍不了假象。他是这么一种人:把一生给了武术,武术是他的情人,是他活着的理由。像武术在泥坑里越滚越脏这样的事,他看不出来便罢,发现了就不会坐视不理,他肯定要站出来大喊大叫,把武术身上的脏泥洗下去。给武术一个清白,就要说实话,把一些蒙蔽人心日久的武术假象揭穿给大家看。譬如他如下的几段文字——“中国现存的传统功法基本上是低效的。表现为‘功夫上身’所花费的时间太长,即使有了‘功夫’也不完全在某种格斗中顶用------”(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三天)。 “近几十年来,中国的武术中最大的骗局,我认为就是所谓的‘有技击性’,真不知有多少青年人受到了引诱,走入了歧途而不能自拔。”(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二天)。“可以肯定,当今中国武术在整体上是极度缺乏技击性的。以全球格斗界的战略眼光看,可以说已丧失了技击的竞争能力。”(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二天)。“‘意、气、力’,‘精、气、神’等等与之相应的内功修炼是很难用正常的语言说清楚的。它似乎是自己暗示自己产生种种舒适和强壮感觉的方法,也可以说是某种宗教符号式的召唤。但在技击上都不大灵验,至少有许多新的理论同它一样有效,甚至比它更实际。”(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三天)。在我看来,赵道新这些话并没有讲什么深刻的道理,他讲的是一些再清楚不过的事实,一些大实话,类似于告诉大家“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只不过“太阳从西边出来” 的荒谬弥漫日久,把大家都蒙里头了。如果你是个单纯的武术爱好者,赵道新的话,难免令你有平地走路一脚踩空的失惊(愚顽昏聩者和别有用心的人听了则是恼羞成怒),我能理解你,这就像你多年痴恋一纯情女孩,众人也一片声地夸她清纯脱俗,忽然有个人走过来对你说:“你知道吗?她是做‘小姐’的,每天夜里她------”这时,你的内心也肯定感到难以承受的刺激。没错,大家习惯的是与赵道新所言相反的武术,那个武术曼妙美好,令人无限遐思,大家从来没有怀疑过它的真实性,假如把赵道新的话反译过来,就是:——中国现存的传统功法是“高效”的(赵道新说是‘低效’),------只要有了功夫,就完全能在格斗中“顶用”(赵道新说不‘顶用’)。——近几十年来,中国武术没有骗局,武术技击性极强(赵道新说‘武术的技击性是一大骗局’),练武术的青少年走的是一条通向光明的康庄大道,没有因为受到引诱而走入歧途(赵道新说‘练武术的青少年受到引诱误入歧途’)。——可以肯定,当今的中国武术在整体上极具技击性(赵道新说‘极度缺乏技击性’)。以全球格斗界的战略眼光看,中国武术的竞争力很强(赵道新说‘丧失了竞争力’)。——“意、气、力”、“精、气、神”是能用正常的语言说清楚的(赵道新认为‘说不清楚’)由它们带来的种种舒适和强壮的感觉,能够用到技击上,它们在技击上非常灵验(赵道新说‘不灵验’),新的理论,比如运动科学,不如传统理论有效,不如传统理论实际(赵道新说‘不如新理论有效、实际’)。上述两种武术观针尖对麦芒,毫无协调的余地,假如大家习惯的武术观正确,则赵道新就是胡说八道;假如事情不幸被赵道新言中,则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一直迷信的武术神话其实是个谎言,而赵道新不过是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们。他不但没有错,我们还要感谢他。于是,事情被逼到一个死角,赵道新的话,反映的是事实呢?还是对事实的污蔑?两 种 假 设 、 两 种 结 论我们先谈功法,搞清了功法一事,技击性上的困惑也就不解自明。任何一家传统拳里,都流行着几种最常见的传统功法,譬如八极拳流行练“小架”、“两仪桩”、“磕腕、撞树”;大成拳盛行站桩、试力等等;形意拳以三体式、五行拳为最常见;八卦掌专攻转圈,并配有桩功。多少年来,无数的人都这么练,也都认为是对的,极少有人发出质疑。对不对的先搁一边,我问一声:这些流行的功法效果怎么样?这些所谓的传统功法,在出功夫上,是高效的?还是低效的?抑或是无效的?高效,就是功夫上身时间短,在技击中很顶用;低效,即功夫上身时间长,在技击中不完全顶用。无效,一言以蔽之:练了不管用。从逻辑推理的角度,在“流行的传统功法”与“技击性”的之间,存在着如下两种因果关系:(一):假如流行的传统功法是低效的,功夫上身花费的时间很长,在技击中不完全顶用。那么,有一千个人按此功法训练,则有九百九十八个人被毁掉(人数为大致估计。个别人靠天资和长期的钻研能自练出中等以上的功夫);有一万个人依此功法练习,则毁掉九千九百八十个人;所有的人(所有练八极、大成、形意、八卦------的人)依此功法训练,则近乎所有的人(近乎所有练八极、大成、形意、八卦的人)被毁掉,普遍不能打(只有极少数人能打);天下练武术的人普遍不能打,则赵道新的结论——武术有技击性是最大的骗局,就能成立。(二):假如流行的传统功法是高效的,功夫上身很快,能完全用于技击。那么,有一千个人按此功法训练,则有七、八百个人能打(再好的功法也不可能使所有人练出功夫);有一万个人按此功法训练,则有七、八千个人能打。所有的人(所有练八极、大成、形意、八卦------的人)按此功法训练,则其中七、八成的人能打。天下练武术的人普遍能打,表明武术具有技击性。武术有技击性,则赵道新“技击性是武术最大骗局”的结论,不攻自破。赵道新所言是事实,还是对事实的污蔑,大家来选择吧。 未完待续
韩起重读《道新拳论》(之三)—— 赵道新眼里没大师2

“ 短 期 训 练 后” 就 要 实 战 对 抗把赵道新和真、假大师放一块比较,我发现,他们两边最大的区别,是“对待实战训练的态度”区别很大,说有天壤之别也不过分。譬如——赵道新的方法:                      (1)在短期的基础训练后,就开始拳脚对抗。反对把对抗训练放在最后。(2)对抗训练不仅开始得早,而且贯穿于日后的整个训练过程,“要求‘格斗→训练→再格斗’交替进行。”(见黄积涛《心会掌破译》二),把对抗训练视为家常便饭。(3)认为对抗是武术训练最关键的一环——“训练是格斗的补充,格斗是最好的训练”(见黄积涛《心会掌破译》二)                  真、假大师传播的方法:(1)    把对抗训练放在最后。(不过,在一千个爱好者中,是否能有一个人熬到‘最后’,实属疑问)。(2)    在教对抗之前,要进行“十年乃至二十年甚至无限期”各种名目的训练(一千个爱好者中,恐怕有九百九十九个人,一直在那‘之前’熬着)。(3)    整天絮叨这桩那整力,鼓吹神功出神技,不涉及对抗训练(真、假大师最不爱听学生问他们:什么时候练打。在大师嘴里,学生永远听不到‘不打怎么能练出功夫来’这样的话。)假如你认为赵道新是大成门人,你就把王芗斋的书都翻出来,挨本逐字读一遍,看王芗斋什么时候说过“在短期训练后,就要开始对抗训练”之类的话,又在哪一段文字里表达过“练武术要经常打、月月打、年年打”这样的意思,他又何时对大家强调过“对抗是最好的训练”。怎么样?你找到了吗?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找不到。我手下的很多学生,以前就深受真、假大师方法的毒害。说毒害并不是冤枉他们,因为那些大师的“高明”方法,七八年、十几年、二十年都没让小伙子们练出功夫。虚耗了别人整个青春甚至小半辈子的精力与热情,难道还不叫害人吗?我看,说他们害人是轻的。上述“两种态度的对比”表明,道新拳学是生猛的,真假大师的方法是蔫了吧唧的。如果把对抗训练比做女人,道新拳学就像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见到女人就起反应,就躁动激昂,就要扑上去搞个热火朝天。而真假大师的方法呢?它们对女人的那种腻腻歪歪,不说大家也知道,不管有多少漂亮女人从身边晃过,它们也只当看不见,没反应。我们知道,漂亮女人对男人具有绝对的杀伤力,一百个男人见了九十八个会两眼依依不舍——不看的那两位,一个是伪君子,一个是只恋同性者。我这里没把老年男性刨除在外,是因为即使八十岁的老人,看见漂亮女人心里也会荡起美好的感觉,愿意多瞅两眼。 真假大师的方法就不然了,它们连八十岁老人的活力都没有,“女人”(对抗训练),在他们那里只是一种回忆和展望,正在进行的生活里是没有的(‘回忆’指武林掌故,‘展望’指放在拳术最后,‘正在进行的生活’指眼下的训练)。比八十岁老人还疲软的方法,你浸泡时间长了就会被阉掉,阳痿都算是轻的。你 被 大 师 的 方 法 阉 掉 了 吗 ?我学生前些时候遇上一位久泡大师方法的先生。他是从外地来的,人已到中年。这位先生是练什么拳的不说了。俩人聊拳当中,我学生提议玩玩对抗,瞅对方有些害怕,我学生安慰他:“别害怕,你打我我不打你,我光躲闪。”谁想,该先生问了一句:“我怎么打?”动手时问对方“我怎么打”,这事是不是能让人乐喷了,什么事啊。我学生也老实,告诉他:“你随便打。”该先生想了想,还是不知道“随便打”该怎么打。于是我学生无奈道:“你就拿拳头捣我吧。”这么说了之后,照理说,该先生该明白怎么打了吧,拳打脚踢没练过的人也会啊。哀哉呜呼的是,该先生仍然搞不懂什么叫“拿拳头打”。人天生具有格斗的本能,武术,只应该使这一本能更加强悍,当武术不仅没有强化格斗本能,反令它减弱了、甚至消失殆尽,这不是把人阉了又是什么?说阉掉他的罪魁祸首就是大师的训练法,绝不是栽赃。别看该先生不能打,讲拳说手一套套的,引用的都是大师的名言,日常训练也寸步不离大师的教诲。大师把什么都教给他了,就是没告诉他:“练武术要经常打,不打练不出功夫。”说来,大师什么都可以不讲,只高喊这两句就够了。对于练武术的人,大师的话全忘了也不打紧,留下这两句就够受用终身。我说的这位先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惨遭荼毒,他都“那样”了,出门在外还不忘读书,随身的行李里拳书一大摞,全是他那一门的名家名作。
韩起重读《道新拳论》(之三)—— 赵道新眼里没大师1

赵 道 新 没 把 大 师 的 方 法 当 回 事赵道新是活在大师堆里的人,像张占魁、吴翼辉、王芗斋,不是他的老师就是义父,他跟孙禄堂、金警钟、孙存周、萧海波、姚馥春等前辈也熟或相识,更有一些大师或准大师如韩慕侠、章殿卿、卜恩富、姚宗勋、张恩桐、张恩贵、姜容樵、钱树乔、张长信、裘稚和、卢正文等人,跟他或是师兄弟或是朋友关系。要想找一个比赵道新更了解大师的人,还真不太容易。就是这位对大师无比熟稔的赵道新,他对天下大师“传播的功夫”批判最剧、否定最多。这事你怎么看?我是这么想的:假如大师们教给人的是真功夫,“能以最少的精力、最短的时间、最大幅度地提高战斗水平。”(见《道新拳论·谈训练方法》),赵道新干什么要反对他们呢?要知道,赵道新是最推崇行之有效的训练法的,他没有门派之见,甚至不在乎那方法是中国的还是来自西方。赵道新的反对,不是学术之争,不是在表述与大师不同的见解,他根本就是在批判和否定,他认为大师“传播的”训练方法是错误甚至是可笑的,譬如他说:“国术大师们在练功上有两个很可笑的错觉,一是认为真搏实打是拳术的最后一课,只有功力精纯后才能试着临敌;二是认为精熟了推手、对练等近似格斗的技能就等于提高了真正格斗的水平。”(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三天)在赵道新眼里,大师们传播的训练方法,已不单单是不能“以最少的精力、最短的时间、最大幅度地提高战斗水平”的问题,而是效率过于低微的问题,它使人在投入“最多的精力、最长的时间”后,只能“小幅度”地提高格斗能力,甚至不能提高格斗能力。如果赵道新认为他与大师的“训练方法”,只是“很好”与“好”或“比较好”的区别而非80分与40分的悬差,他不会从根子上否定大师。赵道新是个明白人,他明白天下没有完美的拳术,任何一种拳术的训练方法都是有缺陷的,包括他的心会掌,譬如他在《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三天)中就说:“最近,我对心会掌中下肢爆发力的训练就很忧虑,至今还未解决。我更希望有后生对我批评。”显然,假如大师们传播的拳术仅仅是有“缺陷”,赵道新的反对不会那么强烈,他既能接受心会掌的缺陷就没有理由不容忍别家拳术的不足。赵道新实是认为大师们“传播的旧武术”,从训练方法到拳理阐述直至武术形象的塑造,不是只得了感冒、肺炎等小病,而是患了癌症,该做大手术。用他的话说:“倘若我们不承认我们的人种先天不济事,那就不得不承认我们引以为荣的民间传统拳术在技击方面已经是老牛破车、千疮百孔了。”(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二天),“整个拳术体系的模式、内容、观念和方法,除了那套传抄的阴阳五行八卦说,早已背离了自我,面目全非了。”(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一天)类似的话他还讲了很多。赵道新并非一棍子打死所有的大师,在赵道新眼里,大师分两种:一种是有真功夫的;另一种是冒牌货——即当年在“国术擂台赛”上,那些“练着正统的传统拳术的那些正宗的传人,不管是凡人不理的高僧仙道,还是前呼后拥的地方武圣,不是被打破了头就是被吓破了胆”(见《关于两大武术体系的对话》第二天)。真大师有真功夫,不过,真大师不见得教真功夫,在多数情况下,他们只传播所谓的传统拳术。这些名曰正宗的东西,大师本人是不练的,大师另练一套“关在庭院内秘练”的功夫。还有那些在“国术擂台赛”上把高僧仙道和地方武圣们打破头和吓破胆的优胜者们,也不练“正宗”功夫,“优胜者虽然在自报家门时都是五花八门的传统拳术,但他们无一例外地在传统拳术之外‘另吃小灶’,暗地里另搞一套自己特有的格斗训练。”(见《对话》第二天)这提醒我们,令赵道新深恶痛绝的,是由“真、假大师共同传播而流行于武林的所谓传统拳术”,至于真大师背着人练的那一套方法,和优胜者赖以取胜的“小灶” 训练法,赵道新不但不反对,还非常赞同,十分欣赏。因为赞同,我们进一步推测,赵道新的训练方法——包括功力训练、对抗训练、格斗技术、战术拳理等等,一部分来自他本人的创造和对国外的借鉴,另一部分则是从真大师那学来的,如张占魁、吴翼辉二位大师的传授。心 会 掌 与 大 成 拳 有 关 系 吗 ?赵道新的徒弟马金镛和黄积涛也认为道新拳学有前辈大师的东西,早在十多年前,马、黄二人在《心会掌的结构》一文中就说:“没有前驱拳术的心会掌法是无根基的。”——前驱拳术包括什么东西?马、黄解释道:“前驱拳术是赵道新先生对他早年的启蒙拳术以及东西方流行搏技的继承,借鉴与修改。可视为‘形意八卦’的延续与发展。”(‘形意八卦’是赵道新的老师张占魁融合形意拳、八卦掌而创造的一种拳术)。耐人寻味的是,赵道新明明有继承,但马金镛在十多年前的一篇文章《我的恩师赵道新》中却声明:“心会掌既不属于任何拳派,也不生于任何拳派。”马金镛的话是有所指的,如众所知,很多年来,一直有人想把赵道新划到大成拳门下,但遭到马金镛这位赵道新门下最有发言权的老弟子及后学黄积涛的强烈反对(马生于1915年,自1934年始,终生追随赵道新,是赵道新武学生涯的见证人),对于王芗斋和赵道新的关系,马、黄还特意强调:王芗斋与赵道新只是义父子关系,并非师徒。在武林,义父子与师徒确实是两回事——假如我老师令我拜某人为义父,我也是不能抗拒的,尽管我不认可某人的东西。如果马、黄的意见可信的话,赵道新完全有可能只是接触过大成拳,而没认真练过。不过往事如烟,赵道新到底是没真正练过大成拳、抑或学过一些后来又抛弃了,我们无从得知。所幸,我们也有能够确知的部分——即赵道新的拳术训练法,一部《道新拳论》白纸黑字摆在那,赵道新与大成拳存在多少关联,大家两相对照即知。 未完待续
其实传统武术的很多东西也是拆开来练,一练多少遍的,不然功夫不能上身,技法不能应用,只是现在由于传统武术不能养家,所以,基本上没人下那么大的苦功了。
人是自己做的,拳是自己练的,付出总有回报.
介绍说,武林大会的刘师傅,从18岁到40岁,没有一天中断练功的。何等的功力啊?就是不会打。今年参赛的李廷奎武术教授,根本就是靠武术吃饭的。能说他没时间练武术?但看的实战,输的不是体力,实在是没有实战知识。连个实战的预备架势都不会。30多岁而已。换了格雷西家的人试试?不会就是不会啊。当然也不一定会打就一定胜利,但起码得让人家看出来是个内行,不是离把。
介绍说,武林大会的刘师傅,从18岁到40岁,没有一天中断练功的。何等的功力啊?就是不会打。今年参赛的李廷奎武术教授,根本就是靠武术吃饭的。能说他没时间练武术?但看的实战,输的不是体力,实在是没有实战知识。 ...
冷旭光 发表于 2009-3-6 19:37
此倾向值得深思!武术发展道路令人担忧?
本人与师兄弟们在青少年代,练打结合(比赛)的表现,完全与李廷奎武术教授的............。
李先生原本就是练比赛套路表演的,没练过几天的八极拳,现在大学里的武术博士们有几个真正下过功夫的,功夫都下在写文章上了。
人是自己做的,拳是自己练的,付出总有回报.
武林大会,很大程度上是对传统训练方式的放弃,导致武术就成了“舞术”。
纵观武林大会,武术就成了“舞术”了,体现不了传统武术的基本,技巧,力量和速度。没有长期艰苦的实战训练,是无法练出技击功夫的,传统武术基本功训练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
郝凤岭 发表于 2009-2-5 10:07
打练结合  练了就打   打了再练  反复实践   科学总结   方能奏效
武林大会,很大程度上是对传统训练方式的放弃,导致武术就成了“舞术”。
李金阳 发表于 2009-3-30 09:35
说得好!“武林风”节目整体比较有进步。
“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而坏的制度,却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同样的道理,好的文化发展环境和制度,才可以保障武术等文化遗产的持续传承与发展;而糟糕的文化发展环境和制度,只会无情地摧残这些文化遗产!!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有司之过,岂可怪罪武人?!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别的门派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八极确实象韩振阁师傅说的那样:“只要你敢用,就好使”。
有的人练了不能打,只能说明“练”的方法不对路。
八极拳理:功夫大了不说理!
跆拳道对武术的胜利不是技术上的,而是文化的上的。我个人感觉主要有两点:一是中国人现在有外国的东西就比中国好的心里;二是跆拳道是奥运会项目,政府大力提倡。当然也包括我们传武术发展自身的一些问题。
人是自己做的,拳是自己练的,付出总有回报.
传统武术与散手是互补的体系,才能有机的提高练打结合的水准。
启发性好文章!
本帖发生技术故障!
文通武备,乃武乃文!
受益匪浅,许许多多人有这疑惑.
皮行安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enwenpi
返回列表